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親愛的企業主及朋友們,您好:


新的一年又來臨,您在新的一年是否有何新的計劃?

 

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麗雯律師自民國91年3月創辦後,感謝各位朋友的大力支持,讓本事務所可以順利茁壯發展。

 

陳律師於民國78年畢業於台大法律系,80年取得美國南美以美大學法律碩士學位,82年通過律師考試,執業至今已逾13年,其間在各大事務所(如:常在、建業及McCutchen等)及跨國公司服務(如:花旗銀行及GE Capital等),在公司事務、海內外投資、兩岸三地事務、智慧財產權、金融、工程及一般民刑事訴訟、行政訴訟等均學有專精。目前除了在台北地方法院擔任調解人、於北投區調解委員會提供免費法律服務、亦擔任青創會榮譽諮詢律師,為企業及民眾提供免費法律諮詢服務。

歡迎您來電02-2542-9950分機22程小姐安排預約(時間會依陳律師的時程安排或調整),或上網www.omniservice.com.tw了解本所專業。

 祝您新的一年,鴻圖大展!萬業興順!家庭和樂!

                                                      陳麗雯律師 鞠躬

 

陳麗雯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辭任業務範圍:原來律師兼任公證人,僅限辦理認證業務,不包括公證業務

還是歡迎淡水、北投、士林、八里、五股、新莊 及各地民眾洽詢法律服務!

法律諮詢服務時間:週一至週五9:00 a.m.-6:00 p.m.(例假日除外),請事前電話預約(Tel:02-2542-9950分機22程小姐)。

 

服務對象:國內外個人,公司行號均可,淡水及鄰近地區機動服務,歡迎至台北辦公室洽談,我們提供專法律服務。

 

詳情請看www.omniservice.com.tw

陳麗雯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北簡易庭 裁判書 -- 民事類



【裁判字號】94,北簡,20597
【裁判日期】950118
【裁判案由】回復原狀
【裁判全文】


宣  示  判  決  筆  錄


原   告  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


           


兼法定代理人 陳麗雯 


訴訟代理人  李○○律師


被   告  祥○○有限公司


           


兼法定代理人 陳○○ 


上列當事人間94年度北簡字第20597號回復原狀事件,於中華民


95年1月4日言詞辯論終結,95年1月18日在臺灣臺北地方法院


臺北簡易庭第一法庭公開宣示判決,出席職員如下︰


朗讀案由兩造均未到


法官朗讀主文宣示判決,並諭知將判決主文、事實及理由要領,


記載於下:


    主  文


被告祥O數位科技有限公司、被告陳○○應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


貳萬元。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連帶負擔八分之一,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原告勝訴部分得假執行;但被告如以新台幣貳萬元預供擔


保後,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要領


一原告主張:原告於民國92年8月18日與被告○○有限


  公司 (下稱○○公司)簽訂安全防護系統之銷售及服務合約書


  (下稱兩造合約),期間自92年8月18日起至95年8月17日止。被


  告○○公司於簽約後即至原告淡水營業所安裝安全防護系統(


  下稱系爭系統),惟系爭系統於裝設期間故障連連,頻頻送修


  而未改善,該設備顯有瑕疵,且被告○○公司違約無端調漲服


  務費用,又未能及時完成檢修服務,構成債務不履行情事,因


  此原告於93年12月28日以存證信函解除契約並返還裝機費用新


  台幣 (下同)65,000 元,並再於94年1月10日及94年3月3日催


  告數次。兩造合約第5條約定,於合約有效期間內,被告除應


  派員定期檢查外,如有設備異常情況,被告應依原告之要求隨


  時派員處理,以確保設備正常運作,又兩造合約第6條第3款約


  定,保固期後每次叫修費用為1,000元,耗材費另計。系爭系


  統不但經常無端發報擾人安寧,引發鄰居抗議,致原告不堪其


  擾,且於安裝完成後不久,即因電池故障而更換,而後未及半


  年,又因主機故障而送修更換,然更換後仍有無法設定遠距離


  遙控功能之瑕疵,經原告多次告知被告祥○公司,仍未修復,


  總計被告祥○公司自系爭系統安裝後迄今,僅完成3次保養工


  作,被告祥○公司違反合約規定之隨時修復義務,再於93年12


  月間因系統主機再次故障,原告去電要求被告祥○公司修復,


  被告祥○公司以物價上漲為由要求原告先行支付1,500元叫修


  費用,否則拒絕進行維修,準此,系爭系統故障頻仍無法發揮


  原安全防護功能,被告祥○公司不但未能修復之系統得正常運


  作狀態,反無故調漲維修費用,故原告向被告祥○公司為解除


  契約之意思表示,並依民法第259條第2款請求被告返還裝機費


  用65,000元。原告向被告祥○公司請求維修系爭系統,被告卻


  以地近山邊蟲蟻眾多等環境因素為託辭以塞責,惟系爭系統於


  設計時即應考量設置環境,被告裝設前亦應進行評估,若環境


  不適安裝,自應於裝機前告知原告,又被告祥○公司函自承於


  安裝前即已明瞭地點地近山區而於安裝時已選擇適合標的物之


  安全防護範圍之系統為安裝內容,則該系統之故障頻頻顯然與


  安裝環境無關,而純屬系統本身設計不當所致,系爭系統顯欠


  缺通常效用而有瑕疵,依民法第354條、第359條被告祥○公司


  應負瑕疵擔保責任。系爭系統屬電子科技產品,原告非電小專


  業人員而無相關專業知識,自無法於系統開始使用或使用後之


  短期查知系統之瑕疵,依民法第365條之規定被告祥○公司就


  系爭系統所負之擔保責任期間應至安裝後之5年內,原告於此


  期間內主張瑕疵擔保責任,向被告依民法第359條規定解除契


  約,並依民法第259條第2款請求回復原狀。被告○○源即被告


  祥○公司負責人,於93年12月22日至原告淡水營業所取回主機


  維修時,當著原告2位稚齡小孩 (3歲及5歲)面前,態度惡劣、


  口出惡逜、並大聲叫囂、對原告陳麗雯律師身份多加人身攻擊


  ,並當場侮辱原告為「奧客」、「算什麼律師」,並將原告比


  擬為「陳水扁」、「呂秀蓮」等,指稱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是


  以被告主觀上既認為該等敘述為侮辱言語,而原告陳麗雯聽到


  該等敘述後主觀上亦感到人格受辱,被告實已構成公然侮辱罪


  嫌,因此被告陳○○損害原告陳麗雯之名譽,不僅擾亂原告家


  居安寧,且對原告2位稚齡小孩心理影響甚大,其行為已對原


  告陳麗雯之名譽及人格法益構成侵害,其行為對原告多年來建


  立專業形象之影響,尚難估計,原告每思即此,精神上痛苦更


  為加劇,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之規定向被告陳○○請求精神上


  損害。又被告陳○○為被告祥○公司之執行業務董事,其於客


  戶叫修取回設備時侵害原告陳麗雯名譽權,依民法第28條規定


  被告祥○公司與被告陳OO連帶負賠償責任。並聲明:(一)被告


  祥O公司應給付原告泓廷商業法律事務所65,000元,及自93年


  12月28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二)被告祥O公司


  、陳○○應連帶給付原告陳○○10萬元。(三)原告願供擔保聲請


  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辯以:被告於92年8月19日為原告位於○○鎮○○路117


  巷50號之住宅安裝警民連線系統,依原定之安裝線路器材安裝


  完成後,請原告驗收,但為配合原告之要求多次更動增加線料


  器材皆無加收費用,並在雙方無簽立定期服務合約的狀況下,


  被告除1年的保固期外再為原告免費於1年內每3個月 (每季)進


  行系統保養,並且為配合原告的出入時間要求,經常於晚間出


  勤亦未另收任何費用,並在檢修時為客修剪植物及清除會影響


  系統運作的昆蟲結窩的狀況,上述狀況皆有告知原告,但以誠


  意至上仍為客服務,但原告於系統使用已逾1年4個月,也已過


  了1年保固期滿後,要求被告維修,在被告告知因過保固期有


  基本的出勤費用及如有需要會酌收零件更換費用,原告發存證


  信函並提起本件訴訟。在系統安裝完成,原告於住所驗收完成


  後,雙方另於原告位於○○市○○區○○路6號3樓之事務所,


  簽立服務合約書,因原告對內容有異議要求修改,故依兩造協


  議後之內容修改後,再次送達原告之事務所請原告用印,但原


  告再次對已協定之內容有異議,被告再請原告考慮好修訂內容


  時,再就原告提出的內容再行協商,由於再次修訂之內容,被


  告認為不符公平合理原則,恕難接受,故原告提出不簽定服務


  合約書之要求,被告為表尊重,亦表同意,但仍完成前述之免


  費服務。原告於93年12月28日之存證信函所提遲未回復主機原


  狀,被告亦速回文原告,在主機測試正常後當儘速為原告回復


  安裝,並非刻意延宕,於94年1月14日回文說明為原告回復主


  機原狀,並為表誠意所有費用由被告吸收,因原告對所贈每季


  之保養服務第1季的時間有異議,被告亦同意再為原告於主機


  回復原狀時同時再做一次保養。原告所提於檢測時有較大音量


  干擾到鄰居,因系統所搭配的是高分貝的警示喇叭在歹徒入侵


  時以達到嚇阻作用,在安裝及驗收時原告都有聽過音量的大小


  ,為配合原告要求於晚間回到住宅的時間,才會在晚間原告回


  家後進行檢修,測試時所發出的音響,並非被告刻意製造。被


  告為原告安裝系統皆以全新器材安裝,如在安裝時即有鬆脫或


  破損,被告如何與原告完成驗收?就算一時原告不察,而在1


  年的保固期及每1季的保養時,就算被告未發現,原告大可提


  醒被告進行更換。系統安裝時,因裝機地點所產生的誤報狀況


  於安裝時已與原告討論過,也告知容易產生誤報的原因,如原


  告堅持安裝該處請定時或常常整理該處,被告已儘量向原告說


  明,被告對於保全設備之專業,並非生物或生態專家,就設備


  安裝時器材本身對安全防護有應善盡注意之責,而安裝後會有


  何種生物會來集結、何時結窩,昆蟲的種類與特性、週邊植物


  將會如何生長,並不在被告的專業領域內,被告僅能就廣義的


  對於靠近山邊的環境之瞭解,儘量做到設備安裝時的注意,除


  在在檢修時為原告修剪植物及清除會影響系統運作的昆蟲結窩


  的狀況之外,並告知注意事項及處理方式,並未卸責。被告與


  原告約好於93年12月23日晚間至原告住宅檢修主機時,原告並


  未考慮其年幼子女在被告身旁跳躍嬉戲甚至拉扯被告的衣角,


  是否會干擾檢修工作或造成危檢,反而當著其子女的面,對著


  被告直呼數聲「我要告你」、「不但要你把56,000元全部還給


  我,還要你公司關門」... 被告在檢修後告知原告,主機須帶


  回工廠檢修,也獲得原告同意,被告當時心中深為專業律師口


  出「告」字,而感到莫名的懼怕感,又為自己已為原告以往所


  做的誠意服務而感到委屈與受辱感等語。並聲明:原告之訴駁


  回。


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一)被告祥O公司於92年8月間為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之淡


    水營業所裝設安全防護系統。


  (二)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負責人陳○○與被告祥O公司負責


    人陳OO有於原證二之「銷售及服務合約書」蓋章,並由周


    ○○任被告之連帶保證人。(被告陳OO陳述原證(二)之合約


    章是其所蓋見本院卷104頁、周○○證述有任連帶保證人簽


    字見本院卷102頁)


  (三)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於93年12月28日寄發存證信函予被


    告祥O公司,內容為該系統於裝設期間故障連連,頻頻送修


    而未改善,顯有瑕疵,而被告違反合約定無故調漲服務費用


    又未能及時完成檢修服務,構成債務不履行情事,故以函為


    解除契約之意思表示,並請被告於7日內派員拆除該系統並


    返還裝機費65,000元。


  (四)被告祥O公司與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約好於93年12月23


    日晚間至原告淡水營業所檢修主機。


四本件爭點及本院之判斷:


  (一)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與被告祥O公司簽有原證二之「銷


    售及服務合約書」。


    被告陳OO陳述原證二之合約章是其所蓋 (見本院卷104


      頁),周○○證述有任連帶保證人簽字 (見本院卷102頁)


      ,可知兩造有於原證二之「銷售及服務合約書」蓋章 (契


      約見本院卷第13-14頁),並由周○○任被告之連帶保證人


      ,亦即原證二應為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與被告祥O公


      司簽有原證二之書面契約,為兩造行使權利履行義務之依


      據。


    至被告所辯其後曾與原告陳麗雯電話連絡確認原證二僅屬


      草約同意作廢再訂新約等語 (見本院卷第104頁),為原告


      所否認,被告復未舉證證明,被告此部分所辯尚難採信。


  (二)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解除契約為不合法。


    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主張被告祥O公司所售之系爭系


      統設計不良故障頻仍、違反維修義務、無故漲價,原告發


      函解除契約等語。


    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與被告祥O公司所簽訂原證二「


      銷售及服務合約書」約定:「一立約人甲方泓廷商務法律


      事務所 乙方祥O數位科技有限公司二合約期限:92 年8


      月18日至95年8月17日止。... 四銷售標的物: 乙方售予


      甲方安全防護系統如左表所列組件及數量:...。五服務項


      目: (一)定期檢測: 免費保固期 (含監控服務)為1年,乙方


      將於簽約後每季至少1次於甲方指定之時日內派員至合標


      的物現場執行設備定期檢測工作,包括設備、系統、耗料


      、電池及零件的維修及更換,以確保設備正常運作。(二)臨


      時檢修: 在本合約有效期間內,如有設備異常情形,乙將


      依甲方之要求隨時派員予以處理,以確保設備正常運作。


      ... 六服務費用: (一)裝機費用為6萬5千元 (含稅)裝機測


      試驗收合格付清。(二)第1年保固期 (含監控服務)免收服務


      費及所有耗材費。(三)第2年以後每次叫修為1千元 (含稅)


      ,耗材另計,甲方亦得選擇以每季2,500元固定服務費。


      ... 」 (契約見本院卷第13-14頁)


    所謂解除權,乃由有解除權之一方向他方為意思表示使已


      有效成立之契約,溯及既往歸於消滅之權利,其發生原因


      ,有由於當事人以契約約定者謂之約定解除權,有由於法


      律規定者謂之法定解除權。法定解除權又可分為2種:


      一般契約所共通者為一般解除權,即民法第254至256條所


      定者。各別契約所特有者為特殊解除權,如民法第359


      條買賣契約解除權。經查:


      本件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與被告祥O公司所簽訂之


        原證二「銷售及服務合約書」並無解除權之約定,故本


        件無約定解除權。


      民法第254條規定:「契約當事人之一方遲延給付者,


        他方當事人得定相當期限催告其履行,如於期限內不履


        行時,得解除其契約。」民法第255條規定:「依契約


        之性質或當事人之意思表示,非於一定時期為給付不能


        達其契約之目的,而契約當事人之一方不按照時期給付


        者,他方當事人得不為前條之催告,解除其契約。」民


        法第256條規定:「債權人於有第226條之情形時,得解


        除其契約。」本件並無民法第254條至第256條之情形,


        故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無一般解除權。


      民法第359條規定: 「買賣因物有瑕疵,而出賣人依前5


        條之規定,應負擔保之責者,買受人得解除其契約或請


        求減少其價金。但依情形,解除契約顯失公平者,買受


        人僅得請求減少價金。」原告主張本件有民法第354條


        第1項:「物之出賣人對於買受人,應擔保其物依第373


        條之規定危險移轉於買受人時無滅失或減少其價值之瑕


        疵,亦無滅失或減少其通常效用或契約預定效用之瑕疵


        。但減少之程度,無關重要者,不得視為瑕疵。」第2


        項「出賣人並應擔保其物於危險移轉時,具有其所保證


        之品質。」之情形,惟民法第365條第1項規定:「買受


        人因物有瑕疵,而得解除契約或請求減少價金者,其解


        除權或請求權,於買受人依第356條規定為通知後6個月


        間不行使或自物之交付時起經過5年而消滅。」而民法第


        356條第1項規定: 「買受人應按物之性質,依通常程序


        從速檢查其所受領之物。如發見有應由出賣人負擔保責


        任之瑕疵時,應即通知出賣人。」第2項規定:「買受


        人怠於為前項之通知者,除依通常之檢查不能發見之瑕


        疵外,視為承認其所受領之物。」第3項規定: 「不能


        即知之瑕疵,至日後發見者,應即通知出賣人,怠於為


        通知者,視為承認其所受領之物。」本件被告祥O公司


        所出售之安全防護系統於92年8月18日交付原告泓廷商


        務法律事務,「系爭系統不但經常無端發報擾人安寧,


        引發鄰居抗議,致原告不堪其擾,且於安裝完成後不久


        ,即因電池故障而更換,而後未及半年,又因主機故障


        而送修更換,然更換後仍有無法設定遠距離遙控功能之


        瑕疵,經原告多次告知被告祥O公司,仍未修復...。


        」 (見本院卷第4頁起訴狀、本院卷第16頁93年12月28


        日存證信函所附律師函)「系爭系統於裝機後不久電話


        監控設定功能即無法運作,不僅夜深人靜時常無故發報


        ,平時上班時間亦有無端發報之情形... 裝機後未及1


        週遙控器即無法使用... 」 (本院卷第119頁原告準備


        (二)狀)可知依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之主張,系爭系


        統於92年8月18日安裝後不久電話監控設定功能無法運


        作、無故發報、電池故障而經被告祥O公司更換、未及


        半年主機故障而經被告祥O公司更換,而原告泓廷商務


        法律事務所未依民法第356條之規定於通知後6個月行使


        解除權,依民法第365條第1項之規定,原告泓廷商務法


        律事務所之解除權已消滅。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於


        93年12月28日以存證信函為解除契約之意思表示,其解


        除為不合法。


  (三)被告陳OO於93年12月22日至原告淡水營業所維修執行職務


    時以言語侵害原告陳麗雯之名譽,被告應連帶負損害賠償責


    任。


    原告陳麗雯主張:被告陳OO於93年12月22日晚間至原告


      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淡水營業所取回主機維修時,當場侮


      辱原告陳麗雯為「奧客」、「算什麼律師」,並將原告陳


      麗雯比擬為「陳水扁」、「呂秀蓮」等,指稱都不是什麼


      好東西等語,被告則否認有辱罵原告陳麗雯。


    衡以周○○到場證稱:「... 那天陳OO打電話給我,他


      表示在維修時有發飆,我表示應對客戶客氣。」 (見本院


      卷第102頁)又被告陳述當時原告對著被告直呼數聲「我要


      告你」 (見本院卷第50頁)等情觀之,認原告陳麗雯主張


      被告陳OO以言語侵害原告陳麗雯名譽之事實,應屬可採


     


    按不法侵害他人之名譽,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


      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195條第1項前段定有明文。


      被告陳OO至原告淡水營業所取回主機維修時,未指摘具


      體之事實,以「奧客」、「算什麼律師」等話語,辱罵原


      告陳麗雯,而「奧客」、「算什麼律師」等詞,寓含有輕


      蔑侮辱他人之意思,足以貶損原告陳麗雯之人格、名譽


      從而,原告陳麗雯請求被告賠償非財產上之損害即精神慰


      藉金,依首揭法條規定,尚非無據。又被告陳OO為被告


      祥O公司之執行業務董事,其於客戶叫修取回設備時侵害


      原告陳麗雯名譽權,依民法第28條規定被告祥O公司與被


      告陳OO連帶負賠償責任。


    查原告陳麗雯為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美國南美以美大學


      法學碩士、曾於多家事務所擔任資深律師或合夥律師等,


      被告陳OO為被告祥O公司負責人,祥O公司資本總額為


      500萬元,參酌兩造身分、地位、經濟能力、及本件發生


      之原因事實,係因維修發生爭執,被告因不滿而涉及原告


      人身攻擊,於其人格之修養有所欠缺,雖非足取,但所生


      損害及層面尚難認有深遠之影響等一切情狀,原告陳麗雯


      請求賠償之金額10萬元,尚嫌過高,本院認以賠償2萬元


      ,方為相當,且已足資為常逞口舌之快者之警惕。


五綜上所述,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與被告祥O公司簽有原證


  二之「銷售及服務合約書」,原告泓廷商務法律事務所解除兩


  造間之契約為不合法,被告陳OO於93年12月22日至原告淡水


  營業所維修執行職務時以言語侵害原告陳麗雯之名譽,被告應


  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原告陳麗雯得請求被告賠償非財產上之


  損害以2萬元為相當。從而,原告陳麗雯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


  前段、第28條之規定,請求被告連帶賠償2萬元部分,為有理


  由,應予准許。逾此部分原告之請求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六本件原告勝訴部分係就民事訴訟法第427條訴訟適用簡易程序


  所為被告敗訴之判決,依同法第389條第1項第3款規定,應依


  職權宣告假執行,並依同法第392條第2項規定,依職權宣告被


  告為原告預供相當擔保金額後,得免為假執行。至原告敗訴部


  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應併予駁回。


七本件判決事證已明,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核與判決


  結果無影響,爰不另一一論述。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臺北簡易庭


上列筆錄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庭○○○市○○○路


○段126巷1號)提出上訴狀(須按他造當事人之人數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   95  年  1  月  18  日


                   書記官 王依如

陳麗雯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判書 -- 行政類



【裁判字號】93 , , 3527
【裁判日期】950209
【裁判案由】印花稅
【裁判全文】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
                   93年度訴字第03527號
           .
原   告 開○股份有限公司            
              
代 表 人 唐○○     
訴訟代理人 陳麗雯律師
      李○○律師 
被   告 臺北市稅捐稽徵處
代 表 人 謝○○(處.
訴訟代理人 林○○     
      林○○     
上列當事人間因印花稅事件,原告不服臺北市政府中華民國93年
9月2日府訴字第 09314231000號訴願決定,提起行政訴訟。本院
判決如下:
  主  
原處分(即復查決定)及訴願決定均撤銷。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事      
一、事實概要:原告於民國88年11月15日至89年3月28日與正○
    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稱正○公司)訂立○○○市○○○
    ○道路開發計劃 (工程統包合約)」、○○○市○○○○道
    路開發計劃」、○○○市○○○○道路開發計劃假設工程」
    、○○○市○○○○道路開發計劃空調工程」等工程承攬合
    約書共4份,並於89年7月18日與承安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
    下稱承安公司)簽訂○○○市○○○○道路BOT案相關水電工
    程、消防工程及部分土建興建工程」之工程承攬契約書1份
    ,金額總計新臺幣 (下同)5,606,666,666 元 (不含稅),均
    未申請以大額總繳之方式繳納印花稅,涉嫌漏未貼用印花稅
    票逃漏印花稅,經法務部調查局臺南市調查站 (以下稱臺南
    市調查站)查獲,乃以91年10月24日調南市字第09166512550
    號函移由被告查處。案經被告審認原告違反印花稅法第8條
    第1項規定,未貼用印花稅票計5,606,665元,乃依同法第23
    條第1項規定,補徵所漏稅額5,606,665元,並按所漏稅額處
    7倍罰鍰計39,246,600元 (計至百元止)。原告不服,申請復
    查,經復查決定駁回。原告仍不服,向臺北市政府提起訴願
    ,嗣經被告重新審查後,以原告與承安公司所簽訂之工程承
    攬契約,承安公司所持有之合約已貼用印花稅票,該部分之
    罰鍰倍數應更正為5倍,乃以93年3月5日北市稽法甲字第093
    90147300號重審復查決定:「一、本處92年11月4日北市稽
    法甲字第09261362300號復查決定作廢。二、原處分關於罰
    鍰部分更正為新臺幣38,770,300元,其餘仍維持原核定。」
    原告猶未甘服,復向臺北市政府提起訴願,經訴願決定以「
    原處分關於罰鍰部分撤銷,由原處分機關另為處分;其餘訴
    願駁回」,原告猶未甘服,遂向本院提起行政訴訟。
二、兩造聲明:
 原告聲明:
  1.原處分及訴願決定,不利於原告部分均撤銷。
  2.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被告聲明:
  1.駁回原告之訴。
  2.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三、兩造之主張:
甲、原告主張: 
  法律行為自始無效或未成立生效者,依照實質課稅原則,應
    無稅捐債務:
  1.印花稅法第8條規定:「應納印花稅之憑證,於書立後交付
    或使用時,應貼足印花稅票。」次按,稅捐債務在課稅構成
    要件滿足時即已成立,不得任意加以變更,此即為稅法債務
    之不可變更性。然此原則並非毫無例外,依學者之見解,課
    稅基礎之法律行為不生效力時,雖當事人有使該法律行為之
    經濟上效果發生並維持其存在之意者,基於實質課稅原則,
    仍發生稅捐債務,然而,若當事人間嗣後以法律行為無效為
    理由,除去該項法律行為所已發生之經濟上效果時,則使已
    發生之稅捐債務溯及既往歸於消滅。
  2.在「量能課稅」、「實質課稅」及「受益原則」等原則之下
    ,課稅基礎之法律行為無效、不成立或不生效力時,因當事
    人並未保持該法律行為之經濟上效果,應考量民法上有關無
    效之法律規定之保護目的,或維護具體案件之妥當性,准許
    在一定前提要件下,影響稅捐債權之成立,以免稅捐債務人
    負擔不合理之稅捐債務。
    按「租稅公平原則」之下,就本質上相同之事務,非有正
      當理由不得任意為不同之處理,因此租稅負擔必須在人民
      之間平均分配,各人民應受平等對待。然而,為減輕稅捐
      稽徵機關之查核負擔,稅法上多就形式外觀作為課稅標的
      之認定,惟若法律形式與經濟上實質享受內容不一致時,
      若仍依據表現課稅原則,就形式上稅捐債務人予以課稅處
      分者,則形式上稅捐債務人並未真正享有利益,因而缺乏
      負擔稅捐之給付能力,此處分顯然有失公平。次按,大法
      官會議釋字第420號解釋認為,涉及租稅事項之法律,其
      解釋應本於租稅法律主義之精神:依各該法律之立法目的
      ,衡酌經濟上之意義及實質課稅之公平原則為之。因此,
      依照經濟觀察法,就有關租稅法律之解釋不得拘泥於所用
      之辭句,應就租稅法律之實質意義及經濟上意義為必要之
      考察,此實質課稅之原則,於稅捐客體之歸屬、無效法律
      行為、違法或違反公共秩序善良風俗之行為均有適用。若
      法律上歸屬名義人與經濟上實質享有人不一致時,於租稅
      法律之解釋上,毋寧以經濟上實質取得利益者為課稅對象
      ,斯為實質課稅主義或稱實質課稅之原則。適用實質課稅
      原則須形式上存在之事實與事實上存在之實質不一致,因
      而依形式課稅將發生不公平之結果,不能實現依照各人負
      擔租稅能力而課徵租稅之公平原則為要件,否則難免形成
      課稅權之濫用,甚至違反租稅法律主義之結果,大法官著
      有見解在案。又按,「受益原則」為租稅制度之基本原則
      ,租稅行為無獲利,課稅之基礎闕如,即不能對之課稅,
      方符合租稅課徵之公平正義。是故,作為課稅依據之契據
      作廢或無效、不生效力者,因其租稅行為並無產生效益,
      故其租稅負擔應依實際稅基之減損而作必要之調整。印花
      稅法施行細則第9條規定: 「本法第7條第3款之承攬契據
      ,如必須俟工作完成後始能計算出確實金額者,應在書立
      後交付或使用時,先預計其金額貼用印花稅票,俟該項工
      作完成時,再按確實金額補足其應貼印花稅票或退還其溢
      貼印花稅票之金額。」本旨即在因承攬契約之締約人有時
      難以估算其承攬報酬,故有退還溢貼稅額之制度設計,工
      作完成時可按確實金額退稅,實蘊含前述受益原則之精神
      。準此,契約未成立,締約人不但未因交易而受有利益,
      更可能因已為前置作業而遭受損失,舉重以明輕,實無課
      稅之理。職是,若原課稅基礎自始或嗣後不存在,即應納
      印花稅之憑證契約,自始不生效、不成立者,應認無課稅
      之基礎,不得課徵印花稅,已繳納之印花稅者,則應予以
      退還,方為適法妥當。
    在「量能課稅」、「實質課稅」及「受益原則」等原則之
      下,課稅基礎之法律行為無效、不成立或不生效力時,因
      當事人並未保持該法律行為之經濟上效果,應考量民法上
      有關無效之法律規定之保護目的,或維護具體案件之妥當
      性,准許在一定前提要件下,影響稅捐債權之成立,以免
      稅捐債務人負擔不合理之稅捐債務。
    今查,原告與正○公司於 89年5月27日簽訂之「備忘錄」
      中記載:「雙方明瞭先前商議之工程合約及工程統包合約
      均屬草約,非為正式合約。雙方同意於89年12月30日前簽
      訂工程統包合約...。」,而該4份課稅文件之「前言」亦
      均載明:「緣甲方(即正○公司)參與台南市政府招標○○
      ○市○○○○道路開發計劃案(以下簡稱「本計劃」)投標
      。並與乙方(即原告)簽訂標前協議書,同意於得標後將本
      計劃之興建工程以統包方式交由乙方(即原告)承攬…」。
      惟查,正○公司與台南市政府迄今尚未議定本 BOT計劃之
      具體細節或執行方案,正○公司亦未取得金融機構之融資
      ,則本計畫從未開始進行,正○公司即無從將本計畫之興
      建工程交由原告承攬,顯見該 4份文件之內容,因標的不
      存在而自始給付不能,依照民法第 246條之規定,契約自
      始無效。
    準此,系爭工程契約自始無效,從未生效成立,依據前開
      實務及學說見解,顯非印花稅法之課稅客體,惟被告及訴
      願機關不察,誤認契約已成立生效,僅內容未予履行云云
      ,以契約憑證是否履行不影響印花稅課徵為由,課處原告
      補繳及罰鍰處分,核其處分,實有違誤。   
  系爭課稅文件為內部研討過程紀錄,相當於事業組織內部往
    來之單據,非正式合約,故非印花稅課徵對象:
  1.正○與原告間之研討過程紀錄,屬同事業組之間內部往來文
    件,非印花稅課徵對象:
    按印花稅法第6條第3款之規定:「公私營事業組織內部所
      用不生對外權利義務關係之單據,免納印花稅。」而所謂
      「內部所用,不生對外權利義務關係之單據」,依照印花
      稅法施行細則第 5條之規定:「係指該營業或事業組織內
      部各部門之間,因業務上之需要,彼此往來所用不生對外
      權利義務關係之單據而言。」
    今查,正○公司係接受台南市政府委託辦理○○○市○○
      ○○道路開發計劃」,故正○公司在此BOT開發計畫執行
      內容範圍內,在正式與政府確認合約關係及執行範圍前,
      其與主要執行協力廠商之間之協商研討過程,即等同於事
      業組織內部之往來。○○○市○○於○道公司營業處所多
      方搜查,最終僅搜得89年3月28日之工程統包「草約」1本
      ;且查無其他本案課稅之「草約」文件或合約存在之證據
      事實,更可證本案課稅標的僅為原告公司內部與正○公司
      磋商用之參考文件,對外不生權利義務關係。
    準此,揆諸前開說明,本案課罰之草約文件,既僅為BOT
      廠商與其協力廠商間之內部協商文件,相當於事業組織內
      部往來之單據,並非印花稅課徵之客體,被告不察而為課
      稅處分,自屬違誤。
  2.系爭文件並非正式合約,非印花稅課徵對象:
    由正○公司於90年揭露之財報訊息可知,正○公司投資於
      本投資案之總價約 34億7,900萬元,扣除應支付台南市政
      府之權利金 8億元,正○公司之投資成本約為26億元。然
      被告據以課稅之4份契約草案文件金額加總約為 54億餘元
      ,金額超過正○公司揭露之投資成本 2倍,亦高出正○公
      司投資本BOT案之總價甚多,顯不合理。被告無視於此,
      反而認定本案係爭課稅文件均屬正式契約,換言之,即認
      定正○公司不但未考慮利潤,反而以多出投資成本一倍多
      之價格與原告簽訂契約,如此認定顯然不符一般商業常理
      ,而明顯違背經驗法則。
    再查,系爭文件乃原告與正○公司協商過程之文字記錄,
      既非正式成立生效之合約,自當無內容中記載「相互替代
      」之字眼,此為當然之理。惟被告不察,率爾以該等文件
      內無記載「相互替代」等類似字眼,不顧當事人當時之真
      意,逕自認定該 4份文件均為正式合約,顯然違反經驗法
      則,核其處分,明有不當。
    本計劃進行當時國內具備 BOT相關經驗的廠商寥寥無幾,
      原告亦為第一次參與 BOT案,故仍沿襲傳統工程形態,將
      與正○公司或台南市政府議約過程之相關內容文件草案,
      均冠以「合約正本」之名。然,雙方當事人之真意僅在於
      作為歷次研商之商業紀錄文件,供正○公司據以與台南市
      政府之議約參考;且於正○公司向銀行融資時,供銀行初
      步審核BOT案內容之用,此由該4份文件之法律條款及工作
      內容均重複相同,僅係工程金額及執行範圍之商業條款有
      差異,即可證之。準此,被告未審就當事人之立約真意及
      當時廠商普遍對 BOT案不熟悉之客觀環境事實,亦未就該
      等 4份文件間相互具有替代性之關係通盤觀察,僅從文件
      標題為「正本」即率爾認定該等文件均屬正式成立之合約
      ,違背經驗法則,顯有不當。
  3.系爭文件就本約內容預先約定並不影響其草約之性質:
    按最高法院 61年台上字第964號判例表示:「買賣預約非
      不得就標的物及價金之範圍先為擬定,作為將來訂立本約
      之張本,但不能因此認買賣本約業已成立。」最高法院87
      年台上字第1150號判決亦同此旨。是以,於簽訂正式契約
      前,契約當事人雙方自可先就正式契約之必要之點等相關
      重要內容,先行訂立草約。
    經查,本案標的金額數十億,且無論原告或正○公司均屬
      第一次參與 BOT案,就一般工程慣例,就標的額如此龐大
      之工程契約,牽涉下包商範圍種類廣泛,業主包商雙方必
      定於正式簽約前多方磋商,並於過程中就磋商結果以文字
      紀錄之,且於協商過程中,工程範圍、金額、內容等事項
      自然屬於協商事項,雙方將該等事項記載於表示磋商結果
      之文件,自亦不足為怪。此亦可參照政府採購法之規定,
      凡經由工程會網站公開招標之公共工程,均係於招標前先
      將明訂合約範圍及細項之招標須知及合約內容公告於眾,
      待得標後即應依公告之內容簽約,除合約總額及標單金額
      依比例調整外,其他均不得修改,此與本案之事前協商形
      式均為雷同。
    再查,正○公司係接受台南市政府辦理本開發案,故正○
      公司在正式與台南市政府確認合約關係及執行範圍前,其
      與主要執行協力廠商之間之協商研討過程,即等同於事業
      組織內部之往來磋商用之參考文件,對外應不生權利義務
      關係。且查,系爭文件乃原告與正○公司協商過程之文字
      記錄,既非正式成立生效之合約,內容中自無記載「相互
      替代」之字眼,此為當然之理。因此,本案被告據以課稅
      之文件,既僅為廠商間之內部協商文件,相當於事業組織
      內部往來之單據,則自非印花稅課徵之客體,被告未斟酌
      此一事實,僅以未載明相互代替即為課稅處分,顯有未洽
      
    準此,就原本原告與正○公司間所訂正式統包契約之內容
      ,包括工程範圍、金額報酬、內容等等,系爭課稅文件雖
      已詳細規定,惟依前揭說明,仍非法所不許,更不影響系
      爭文件為草約之性質。是以,被告以系爭課稅文件已就工
      程範圍金額等等預先約定為由,而主張系爭課稅文件屬正
      式合約,而據以課徵印花稅,顯屬無理。
  4.草約非「憑證」,系爭文件為預約,如同政府採購制度之投
    標行為,非印花稅課稅標的:
    系爭文件依當事人雙方真意僅為「草約」,已如前述,復
      有當事人雙方於 89年5月27日以備忘錄再度確認,按當事
      人正○公司為上巿公司,開○公司為興櫃公司,對公司用
      印均有嚴格內控,系爭文件不可能造假,惟被告於 94年7
      月28日開庭時竟無證據即憶測為假的、事後彌縫之作云云
      ,顯有誹謗當事人公司之情事,被告代表公權力,行事作
      為應十分謹慎,如其未能提出任何事證確認其主張,即無
      權如此? 敗當事人公司之聲譽,當事人公司特此保留法律
      上之權益!
    又如前所述,系爭文件乃為雙方正式議約前之協協商研討
      過程確認文件,等同於事業組織內部之往來過程,雙方尚
      未合致生效之意思表示,其性質與機關辦理採購廠商投標
      時,檢附之投標文件雷同,均含括合約的金額、工作範圍
      、權利義務等約定。
    是則,如依被告之見解,凡含括合約的金額、工作範圍、
      權利義務之文件均屬印花稅課徵客體,則所有擬參與投標
      之廠商,不管是否得標,即應於投標時即將投標文件貼妥
      印花!此顯與現行實務不符。系爭文件既亦如同得標前之
      投標文件,亦應一體適用不需貼花,才為公平。系爭文件
      既僅為「草約」,並非具法律效力之「憑證」,被告亦自
      承印花稅為憑證稅,系爭草約即應非印花稅課稅之標的。
  5.依印花稅法第 6條第3款及印花稅法施行細則第5條之規定營
    事業組織內部所用,因業務上之需要,彼此往來所用不生對
    外權利義務關係之單據,免納印花稅。
  系爭文件並未交付或使用,不符印花稅之課徵要件:
  1.按一般商業慣例,合約已達交付使用之程度者,均會製作一
    式兩份分交契約雙方當事人收執。故所謂交付,應指契約雙
    方當事人就合約正本各執1份之事實而言;至於「使用」,
    則應指契約雙方就合約內容規定之內容,依約履行義務,行
    使權利而言。是以,若真如被告所認定,系爭文件業已交付
    使用正式合約,則依照一般商業慣例,均會製作一式兩份分
    交雙方收執,是以原告與正○公司均應就該等契約文件各執
    有正本1份。然查,本件系爭5份文件,其中3份,包括無日
    期之工程統包合約、88年12月20日之假設工程工程合約、88
    年12月20日之空調工程工程等被告據以課稅之文件,○○市
    市○○○於○道公司查扣金額為24億8,900萬元之統包合約
    草案「正本」1份,其餘於多次搜索正○公司並未查獲,此
    由高雄高等行政法院93年1月20日92年訴字第1273號就正○
    與台南縣稅捐稽徵處之判決僅處罰1本合約即可知之。另上
    揭假設工程工程合約的2份文件正本,於台南市調查站至原
    告公司搜索時,有發現「2份」正本都在原告公司,當時台
    南市調查站人員表示只查扣1本即可,另1本尚留存於原告公
    司,顯見系爭文件未「交付」給正○公司「使用」之事實。
    再查,系爭文件內容,縱已載明工程範圍、合約金額、工程
    內容等細節,因本計畫從未實行而標的不存在,則系爭契約
    依法自始無效,不因有律師見證而使契約發生任何效力,故
    雙方當事人無受系爭文件內容拘束之效力,則系爭文件亦未
    達「使用」程度,此為當然。由此可見,顯見正○公司既然
    未持有另份「正本」,則系爭文件顯未達「交付」之程度,
    故不符印花稅之課稅要件。是故,被告既無從確認正○公司
    是否執有該等文件,自應以有利於人民之解釋,即該等文件
    尚未達「交付或使用」之程度,而非印花稅之課徵範圍,從
    而被告之處分,顯有不當。
  2.準此,被告既然無從確認正○公司是否執有該等文件,自應
    以有利於人民之解釋,即該等文件尚未達「交付或使用」之
    程度,而非印花稅之課徵範圍,惟被告竟不顧正○公司未執
    有契約正本此一對當事人有利之事實,遽爾認定雙方已多次
    協商並多次簽訂合約,僅以查獲正本1份即擅自推論其餘契
    約亦已達交付或使用之程度,則其認定之事實顯然無據,實
    有未洽。
  前置工程與本案系爭工程無關,原告業已依法貼花:
  1.查原告與正○公司洽談合作計畫期間,台南市政府為免本計
    畫及延宕造成民怨,於88年底曾於要求正○公司先代其完成
    台南市府應辦部分事項,此等事項非屬正○公司原擬執行本
    計畫應完成之事項,正○公司為順利開始本計畫之進行,遂
    同意台南市府之請,並轉請原告代為完成,原告嗣後亦完成
    該等前置工程,並檢附相關單據,向正○公司請求支付,此
    即為89年3月1日函文所指之工程款。
  2.就該等非屬於本BOT計畫之市府應辦事項前置工程,因部分
    工程尚有瑕疵,原告嗣後於89年5月27日及90年7月23日分別
    以備忘錄及協議書達成協議並辦理結算,確認前開事實及執
    行範圍,並辦理結算,而該等合約依法已貼足印花,並已於
    91年11月11日將正本提呈被告檢閱在案,是以,正○公司與
    台南市政府間之BOT計畫因正○公司融資問題而未正式實行
    ,則原告當無從施作BOT計畫之工程,可見系爭前置工程並
    非BOT計畫之一部份,原告前已陳明,惟被告仍然率爾以此
    工程款之請求誤以為原告與正○公司系爭合約業已正式開始
    執行,實有不當。
  3.另按,原告願為承商正○公司就本工程投保工程履約保證保
    險,乃係依雙方「備標協議書」之約定,正○公司於得標後
    ,為能與正○公司繼續協商正式承攬合約之內容,方於簽定
    正式合約前,先依正○公司之要求為其提供履約保證予業主
    ,惟因嗣後雙方並無成立正式承攬合約,遂早已合意退回,
    此可自89年5月27日備忘錄第4點中明示。顯見原告投保工程
    履約保證保險,係依據備標協議書之規定而為,顯非系爭合
    約規定之權利義務。且查,嗣後原告業於90年10月25日將保
    單正本退還保險人,故此等前置工程實與本件BOT計畫無關
    ,被告所辯顯非事實。
  綜前所述,系爭文件因標的不存在而自始無效,則依據稅捐
    公平、量能課稅及實質課稅原則,原告既無獲得契約之經濟
    上利益,則應非印花稅之課徵對象。又,被告從未查獲另份
    正本,且契約自始無效,顯見系爭合約從未達印花稅課徵要
    件之「交付或使用」程度,而原告已施作請款之工程款,非
    系爭文件規範之統包合約之一部分,故不能以此作為系爭合
    約已成立生效之依據。爰此,敬請鈞院鑒核,賜判如訴之聲
    明,以維權益,而符法治。
乙、被告主張: 
  原告涉嫌漏未貼用印花稅票,逃漏印花稅之違章事實有臺南
    市調查站91年10月24日調南市字第09166512550號函及91年1
    1月15日調南市字第09166512710號函、被告91年9月5日北市
    稽大安甲字第 09190989700號函、91年10月30日北市稽核甲
    字第09166295400號函、原告受託人方天民 91年11月11日於
    被告所作之談話筆錄及委託書、原告91年11月18日及21日之
    說明書、案關合約等資料影本附卷可稽,違章事證明確,洵
    堪認定。
  依印花稅法第1條、第8條前段之規定及財政部46台財稅發第
    1339號通知:「...:合約所載事項,履行與否,並非免稅
    之理由,所稱合約有效期內,迄無銅精砂出售之事實,該項
    合約,請求准免貼印花一節,核與稅法之規定不符。」之意
    旨可知,印花稅之本質係屬「憑證稅」,是以合約所載事項
    是否履行,並不影響該等合約應貼用之印花稅票。職是,原
    告主張本件係屬正○公司與原告間之研討過程,屬同事業組
    之間內部往來文件,非印花稅課徵對象,在正式與政府確認
    合約關係及執行範圍前,其與主要執行廠商之間之協商研討
    過程,即等同於事業組織內部之往來,而非印花稅課徵之客
    體,應屬誤解法令。
  原告主張: 「系爭文件並非正式合約,亦未交付或使用,非
    印花稅課徵對象,又前置工程與本案系爭工程無關,原告業
    已依法貼花及被告率爾以該等文件內無記載『相互替代』,
    逕自認定該 4份文件均為正式合約,顯然違反經驗法則。」
    云云一節。
  1.臺南市調查站查扣原告與正○公司簽訂之 4本合約書之封面
    ,除均載以「工程合約正本」外,合約內容亦載明,雙方曾
    簽訂標前承諾書,同意於正○公司得標後,將其標得之○○
    ○市○○○○道路開發計劃案」以統包方式交由原告承攬。
    又該 4份合約正本,就工程範圍、合約總金額、工程內容及
    分項金額(工程詳細表)、付款辦法、開工日期等亦詳加規定
 &n
                                    

陳麗雯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裁判字號】



93,重上,5



【裁判日期】



951219



【裁判案由】



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民事判決 93年度重上字第5號                                         
上 訴 人 開○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唐○○
訴訟代理人 陳麗雯 律師
上 訴 人 冠○○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藍○○
上 訴 人 磊○○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周○○
上列三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許○○ 律師
被上訴人  國立○○○○醫院
          設○○市○○路138號
法定代理人 陳○○ 住同上
訴訟代理人 黃○○ 律師
      黃○○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
九十二年十月二十八日臺灣台南地方法院第一審判決(九十年度
重訴字第二八五號)提起上訴,本院於九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原判決除確定部分外廢棄。
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第一審(除確定部分外)、第二審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一、本件被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在原審審理期間,雖於民國九十
    二年八月一日,已由楊○○變更為陳○○,有被上訴人於本
    審提出之國立○○聘書、函稿影本附卷(本審卷一六
    七頁、一六八頁)可參,惟被上訴人於原審委任有訴訟代理
    人,參諸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規定,雖其並未聲明承
    受訴訟,原審之訴訟程序仍不當然停止。上訴人抗辯:原審
    未經被上訴人法定代理人聲明承受訴訟,且以「楊○○」為
    被上訴人之法定代理人所為判決,當然違背法令云云,顯有
    誤會,要不足採;惟此係以法定代理人之代理權消滅後訴訟
    代理權仍屬存續為前提(參照同法第七十三條),故當事人
    所授與之訴訟代理權,以一審級為限而無提起上訴之特別委
    任者,該審級之訴訟程序,雖不因法定代理人之代理權消滅
    而中斷,但至該審級之終局判決送達時,訴訟代理權即歸消
    滅,訴訟程序亦即由是中斷(最高法院三十一年上字第一一
    四九號判例參照);本件既經原審於九十二年十月二十八日
    判決,上開判決正本並已送達被上訴人,被上訴人於原審訴
    訟代理人之代理權已歸於消滅,揆諸上開說明,訴訟程序即
    由是中斷,從而被上訴人於本審聲明承受訴訟(本審卷一
    五三頁),核無不合,應予准許,先予敘明。
二、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開○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開○公
    司)邀同上訴人冠○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冠○公司
    )及上訴人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磊○公司)為連帶
    保證人,於八十七年八月一日與渠訂立「設備運轉操作維護
    保養合約」,雙方約定由渠將坐落國立○○○之空調系統設備,
委交開○公司承攬運轉操作維
    修養護,期間自八十七年八月一日起至八十八年六月三十日
    止。除因天災事變及其他不可抗力所發生之損害不負責任外
    ,開○公司仍應負責;其因設備維修、保養時,所發生之渠
    物品損壞,應由承攬之開○公司負責修復或賠償。詎開○公
    司違約轉包,由第三人美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美
    商○○公司)次承攬空調系統之主機房,並指派未領有
    技術人員證書之人員負責現場值班工作。嗣於八十八年六月
    二日晚上八時十二分許,渠之醫學中心C區地下二樓空調機
    房四號空調機附近發生火災,起火地點在地下二樓主機房,
    為開○公司負責運轉與維修之特定區域,且火災發生時段屬
    開○公司合約值班時段,主機房之人員管制與工安事項均由
    開○公司負責,開○公司派駐現場空調機房之維修值班人員
    事前未能防患,事後復未迅速發現即時滅火,又因開O公司
    於空調機房堆積維修工具及易燃物品,助長火勢,致醫學中
    心地下一、二樓之發電機設備、發電機房消音百葉工程、鍋
    爐熱水銅管線等全毀,建築物外型嚴重破壞。渠因開O公司
    之侵權行為及未盡善良管理人注意義務,有可歸責事由之債
    務不履行,致受有房屋建築設備損失而未獲保險理賠金額
    新台幣(下同)一千七百五十二萬一千九百三十九元、緊
    急用品金額二百八十三萬一千八百六十五元、營業損失二
    千四百八十九萬一千八百五十元,合計共四千五百二十四萬
    五千六百五十四元。為此,本於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損
    害賠償請求權及連帶保證之法律關係,求為命上訴人連帶給
    付二千二百六十二萬二千八百二十七元,及自原審起訴狀繕
    本送達翌日即九十年五月十五日起加付法定遲延利息之判決
    (被上訴人逾上開金額部分之請求,業經原審判決敗訴確定
    );原審為如上判決並無不合,並聲明:(一)上訴駁回。(二)第
    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三、上訴人則以:起火點並非位在開O公司負責維護區域,且開
    立公司係委由第三人美商○○公司履行部分合約,僅係
    分包,並無轉包情事;且縱有轉包,亦與本件起火所致損害
    之事件並無因果關係。況開O公司指派現場人員具有專業能
    力,並無違反勞工安全衛生法第十五條情事,現場人員處置
    亦無過失。又被上訴人請求之項目及金額並無具體事證,要
    難證明;況被上訴人之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罹時效而
    消滅,開O公司不負侵權行為及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
    ,上訴人冠○公司、磊○公司亦不負連帶保證責任;原審判
    決上訴人等三人應連帶給付二千二百六十二萬二千八百二十
    七元之本息,即有未合等情,資為抗辯,並聲明:原判決
    不利於上訴人部分廢棄。上開廢棄部分,被上訴人在第一
    審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負擔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一)上訴人開O公司邀同上訴人冠○公司、磊○公司為連帶保
      證人,於八十七年八月一日與被上訴人訂立「設備運轉操
      作維護保養合約」,雙方約定由被上訴人將坐落國立○○
之空調系統設備,委交開O公
      司承攬運轉操作維修養護,期間自八十七年八月一日起至
      八十八年六月三十日止。
(二)被上訴人之建國校區「醫學中心」C區地下二樓為空調主
      機機房所在,上訴人開O公司並派遣人員在地下二樓值日
      室二十四小時值勤。惟地下二樓之進相電容器(SC)及
      瓦斯斷路器(GCB)之維修,係由第三人瑞○
      有限公司(下稱瑞○公司)負責。
(三)八十八年六月二日晚上八時十二分許,被上訴人之醫學中
      心C區發生火災(下稱系爭火災)。
(四)上開事實,有兩造分別於原審提出且互不爭執真正,由被
      上訴人與上訴人開O公司訂立之八十八年度「水電系統設
      備維修保養作業合約書」(正本外放),及台南市消防局
      於九十年五月二十三日,以南市九十消調字第一0九0號
      函檢送「八十八年六月○○○市○○路一三八號國立○○
      ○○醫院火警案之火災調查報告書」(下稱火
      災調查報告書,證物外放─影本並附於原審卷第七四頁
      至第一一五頁)可參,即被上訴人於本院九十五年八月二
      十九日審理時亦自陳:「地下二樓進相電容器及GCB,
      當時是屬於瑞○公司的維修範圍」等語明確(本審卷第
      二一二頁),並有被上訴人與瑞○公司簽訂之「發電機及
      高壓變電站系統設備運轉承攬工程合約」影本存卷(本審
      卷二三五頁至二五三頁)可稽,上開事實均堪信實。
四、被上訴人另主張:上訴人開O公司將其承攬之上開工程違約
    轉包,而由美商○○公司次承攬空調系統之主機房,並
    指派並未領有技術人員證書之人員負責現場值班工作,致渠
    之醫學中心C區地下二樓空調機房發生火災時,未能事前防
    患,事後復未迅速發現即時滅火而生損害,應負侵權行為及
    債務不履行之損害賠償責任等語,則為上訴人等否認,並以
    上情置辯。是本件火災事故之發生,上訴人開O公司有無故
    意、過失之侵權行為?是否有可歸責事由之債務不履行責任
    ?上訴人等應否負連帶賠償責任?厥為本件訴訟首應審究之
    爭點。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等應負上開損害賠償責任,自應
    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七十七條前段規定,對於其主張有利於
    己之事實負舉證之責任。
五、查:
(一)系爭火災之起火點係由被上訴人之醫學中心C區地下二樓
      ,如本判決附圖(以下同)圓圈內之進相電容器爆裂引起
      
    (一)八十八年六月二日晚上八時十二分許,被上訴人之醫學中
      心C區地下二樓發生火災,消防人員接獲系爭火災事故報
      案時間為八十八年六月二日晚上八時十四分,出勤時間係
      同日晚上八時十五分,不到二分鐘內抵達,控制時間及撲
      滅時間均為同日晚上八時五十分乙情,有台南市消防局檢
      送內載「火災出動觀察記錄」之火災調查報告書(火災調
      查報告書第七頁)可參。
    (二)系爭火災經撲滅後,由台南市消防局調查人員進行火災現
      場調查結果,其中:
      火災燃燒後狀況:C區地下二樓...。北側電力用進
        相電容器(SC)配電箱(4160V高壓配電)及三夾板
        隔間之廢料庫燒燬較為嚴重,且火由北側四面天井竄燒
        至地下一樓。
      起火原因研判:勘查勝利路一三八號燒損情形。以東
        側(C區)地下一、二樓較嚴重。勘查C區地下一、
        二樓燒損情形,以地下一、二樓北側較為嚴重。勘查
        C區地下二樓北側燒損情形,檢視其內部物品燒燬情景
        ,以附圖S~R、21~23較為嚴重。勘查附圖,圖號
        S~R、21~23燒損情形:檢視其北側北面牆壁燒燬脫
        落及鐵質燒燬彎曲情景,以圖號22較為嚴重。勘查附
        圖圖號S~R、22燒損情形:檢視圖號S~R、22電力
        用進相電容器(SC)配電箱及SC燒損情景,以靠S
        、22側、且以上半部較嚴重。依○○醫院中央監控室
        電腦報表顯示其火警發生時間為八十八年六月二日二十
        時十二分五十三秒,區域為地下二樓C區編號R1火警
        分區,即附圖S~M、20~22。
      上情有內附現場燒損照片、火災電腦報表之上開火災調
        查報告書(火災調查報告書第三頁至第四頁、第二六頁
        、第三一頁至第五三頁)可參。
    (三)系爭火災經台南市消防局自行調查結果,研判起火原因,
      其中:
      依○○醫院C區地下一樓鍋爐室值日員暨地下二樓空調
        主機房值日員於消防局火災調查課之證述,應排除人為
        進入縱火之可能性。
      勘查起火處附近除了發電機用之柴油外,未發現其他自
        燃性物質。
      檢視其電力用電容器及配電箱外觀燒損情形,以編號二
        (SC)較為嚴重,暨檢視其電力用電容器,電抗電源
        控制之GCB(瓦斯斷路器)充壓(charge)狀況,只
        有控制編號二、三(CH2-1、CH3-1)處於充電狀態。
      比對未燒損之GCB其未投入電力即呈現綠色,如投入
        即呈現白色,但火災現場電力投入之GCB已嚴重燒燬
        ,...。是否投入電力應由公司專業人員鑑定。..
        .。綜合以上所述,結論:研判起火原因不明。
      上情有上開火災調查報告書可參(火災調查報告書第五
        頁至第六頁)。
    (四)證人即系爭火災發生時,現場地下二樓值班人員李○○於
      八十八年六月四日台南市消防局調查時證述:「伊當時正
      在地下二樓主機房值日室值班,約十九時二十分至十九時
      五十分至機房內抄表,並發現總迴水溫度低,於十九時四
      十分關閉一號機,又於十九時四十幾分(大約)關閉二號
      機,於十九時四十五分以後關二號機」等語(參見上開火
      災調查報告書第十七頁反面);於同年月七日再次證述:
      「火警前大約晚上七時三十五分至四十分左右關閉CH1、C
      H2之空調主機。因為我們空調主機房有四台主機,其製造
      的冰水會連結成一個系統,如我抄表時看到迴水溫度低於
      十四度C,就會去關閉主機」等語(同上火災調查報告書
      第二十頁)。
    (五)綜上:
      系爭火災於撲滅後,經消防人員調查、檢視火場結果,
        C區地下二樓北側,如附圖所示之S~R、21~23位置
        之內部物品燒燬較為嚴重,且以圖號S~R、22之牆壁
        燒燬脫落及鐵質燒燬彎曲,及電力用進相電容器(SC
        )配電箱之上半部較嚴重;至於進相電容器則以編號二
        之進相電容器較其他為嚴重,此外瓦斯斷路器(GCB
        )其中控制編號二、三者均處於充電狀態等情,有火災
        現場照片足供參照,上情應堪信實。則由上開火災燒損
        後現象,比對其等燒損之嚴重程度可知,系爭火場之地
        下一、二樓區域中,既係以地下二樓如附圖所示圓圈內
        圖號S~R、22之牆壁及進相電容器(SC)配電箱燒
        燬最為嚴重,由此推知附圖所示圓圈位置內,即係系爭
        火災之起火點區域,應堪肯認。系爭火災事故,經本院
        囑託財團法人○○○研究院(下稱○○院)鑑定
        結果亦認:本案起火點合理推估為如附圖圖號S~R、
        22之北側處,亦即如附圖所示圓圈內位置乙情,有○○
        院九十五年四月十四日(九四)工鑑法字第一二00二
        號「火災原因暨可歸責鑑定研究報告書」(下稱鑑定報
        告書)一本在卷(證物外放),及該院於九十五七月十
        七日,以(九五)經研禧字第0七0一七號函檢附「起
        火點區域圖」(即本判決之附圖)存卷(本審卷一一
        0頁至一一三頁)可稽。上開鑑定流程並無明顯違背一
        般經驗與論理法則情形,且與本院上開認定結果相合,
        其鑑定結果之專業判斷應足採信。
      系爭火場之起火點區域係位在附圖所示之圓圈內,審酌
        上開起火點區域內,又以編號二之進相電容器較其他為
        嚴重;參以火場之上開二瓦斯斷路器(GCB)處於充
        電狀態,為台南市消防局火災調查人員檢視火場之結果
        ,雖因瓦斯斷路器嚴重燒燬,無法判定是否投入電力,
        惟參酌現場地下二樓值日人員李○○證述:當日有二台
        空調主機在使用開關狀態乙節,與上開二瓦斯斷路器(
        GCB)處於充電狀態之事實不相違背等情,則由上開
        火災燒損後現象,比對其等燒損之嚴重程度得知,上開
        進相電容器之燒損既係其中較嚴重者,由此推知火場內
        之進相電容器即係系爭火災之起火點,應無疑義。上情
        經台經院鑑定結果,就「火災原因分析」亦認:「本案
        起火原因無法完全確定,惟依據起火地點分析,就消防
        局之報告可知,應可排除人為進入縱火可能性。且附近
        除了發電機用之柴油外未發現其他自燃性物質,故該起
        火處可供產生火源之物體最有可能者即為進相電容器及
        GCB高壓配電盤。...。由消防局調查報告所附照片
        可看出,燒損情況最嚴重者編號SC1之進相電容器,
        該電容器在外殼門板及支架因高溫而扭曲的情形最為明
        顯,且該燒損情形由左向右方漸減。...該現象最可
        能為本身內部爆裂所致」(參見上開鑑定研究報告書之
        「最終終鑑定結論」第二點結論─鑑定研究報告書二四
        頁、二五頁)。參以上開鑑定研究報告書,就系爭火災
        起火點之分析結論,與台南市消防局調查人員於火場調
        查檢送之燒損資料相符,上開鑑定結論應堪採信。
      綜參上情,系爭火災事故之起火原因,係由於如附圖所
        示S~R、22之進相電容器本身內部爆裂而引起者,應
        堪肯認。被上訴人主張係由附圖所示S~R、22~23之
        維修庫房起火燃燒云云,與實情不合,要無足採。
(二)上訴人開O公司對於防止系爭火災之發生及擴大,尚無積
      極事證足資證明有故意、過失等可歸責事由:
    (一)系爭火災事故之起火原因,係由於如附圖所示S~R、22
      之進相電容器本身內部爆裂而引起,已如上述;上開進相
      電容器及瓦斯斷路器(GCB)之維修,係由第三人瑞○
      公司負責乙情復為兩造所不爭,且有上開卷附之「發電機
      及高壓變電站系統設備運轉承攬工程合約」影本(本審
      卷二三五頁至二五三頁)可參。
    (二)又附圖所示地下二樓係空調主機室,應由上訴人開O公司
      排班派人二十四小時派駐現場,以負責維護空調主機室之
      安全衛生及管理。系爭火災於八十八年六月二日晚上八時
      十二分許發生當時,係由並未取得空調技術人員執照之李
      ○○值班乙情,為兩造不爭之事實,並經證人李○○於台
      南市消防局調查時證述明確(參見上開火災調查報告書十
      九頁反面)。
    (三)系爭火災事故發生起始於八十八年六月二日晚上八時十二
      分五十三秒,有上開○○醫院中央監控室電腦報表(上開
      火災調查報告書二六頁)可佐。台南市消防局消防人員接
      獲系爭火災事故報案時間係八十八年六月二日晚上八時十
      四分,出勤時間為同日晚上八時十五分,不到二分鐘內抵
      達,控制時間及撲滅時間均為同日晚上八時五十分乙情,
      亦有上開消防局檢送內載「火災出動觀察記錄」之火災調
      查報告書可參,亦如上述。
    (四)證人即現場地下二樓值日人員李○○於台南市消防局調查
      時並供證:「當時主機房內並未有異樣。不久,值日室靠
      近主機房側之玻璃上層處有煙霧,隨即聞到燒焦味,我即
      打開值日室通主機房門,大量濃煙即往值日室竄,我即把
      門關閉,馬上在值日室打電話,但電話不通我就往地下一
      樓求救,於樓梯間碰到高壓站值日員後,我就請他趕快報
      警,我就在值日室等消防隊人員來協助打火。我自十六時
      起值班至火災發生皆未有人出入主機房」等語(參見上開
      火災調查報告書第十七頁反面)。
    (五)證人即○○工務室鍋爐值班員游○○於台南市消防局調查
      時供證:「當時我正在地下一樓鍋爐室值日,值日時並未
      發現有可疑人物或其他異樣」等語(參見上開火災調查報
      告書第十六頁反面)。
    (六)綜上各情:
      系爭火災之起火原因,係進相電容器本身內部爆裂而引
        起,上開進相電容器既非上訴人開O公司負責維護,參
        以高壓電器設備之運轉操作、維修養護,除涉及專業外
        ,並須充分了解高壓電器設備之設計起始等相關資訊,
        非專責之人顯難輕易了解,遑論予以維修養護。本件上
        訴人開O公司對於自行爆裂之進相電容器暨不負責維修
        養護,因進相電容器發生自行爆裂之事故,亦難認有於
        事前預防其發生之義務,因應注意、能注意而疏於注意
        預防事故發生之過失責任可言。
      再證人即地下一樓鍋爐室值日人員游○○證述:系爭火
        災發生前並未發現可疑人物,核與地下二樓值日員李○
        ○證述情節相符,其二人之證述應堪採信。參以系爭火
        災自當日晚上八時十二分五十三秒發生後,消防局人員
        於晚上八時十四分即已接獲報案,並及時到達火場,而
        於同日晚上八時五十分即撲滅系爭火災,救災時間尚稱
        迅速。足證上訴人開O公司之使用人李○○證述:發現
        值日室靠近主機房側之玻璃上層處有煙霧,隨即聞到燒
        焦味後,因電話不通,往地下一樓求救,在樓梯間碰到
        高壓站值日員後,請其報警,並在值日室等消防隊人員
        來協助打火等情,核與實情相符,亦堪信採。是上訴人
        開O公司之使用人李○○對於系爭火災發生後,對於防
        止火災之擴大,亦難認有何延遲情事,即無過失可言。
        此情參以鑑定人之鑑定結果亦認:「B2樓層值班室之
        設置,係為空調維修廠商之技術人員值班之處,經現場
        實際勘察發現,該值班室原本所設置位置,可監看之視
        覺角度較為狹窄,尤其若朝向起火點方向觀看,不僅視
        覺角度甚小,更甚者在值班室與起火點視覺角度之間係
        有多數大小管路、設備及水泥柱遮擋視線,難以清楚觀
        察起火點附近之情況。經實際觀察,火警發生之初期若
        要從該值班室之人員辦公室座位發現起火狀況及產生之
        濃煙,是有視覺上之困難,在不開門進入機房觀看的前
        題下,恐需等到火光大作或濃煙已擴散至值班室前面始
        能發覺異狀」(參見上開鑑定研究報告書之「最終終鑑
        定結論」第三點結論─鑑定研究報告書二六頁、二七頁
        ),益見如此。上訴人開O公司主張其使用人李○○對
        於火災發生後之處置並無延遲之過失者,核與事實相符
        ,應堪採信。
(三)上訴人開O公司對於系爭火災發生後,災害之擴大,亦無
      積極事證足資證明有故意、過失等可歸責事由:
    (一)按經濟部依電業法第四十四條訂定之「屋內線路裝置規則
      」第四百十一條第一款規定:「高壓用戶應在責任分界點
      附近裝置一種適合於隔離電源的分段設備。」,第四款規
      定:「裝於屋內之開關設備以採用氣斷負載開關、真空斷
      路器等不燃性絕緣物之開關為宜,但油斷路器裝於金屬保
      護箱內,且其周圍不存有可燃物者,或週圍為堅牢圍牆,
      當油斷路器噴油爆炸時,不致於造成災害者,則油斷路器
                                    
         
        

陳麗雯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臺南分院 裁判書 -- 民事類




【裁判字號】95,勞上,3
【裁判日期】950731
【裁判案由】給付工資
【裁判全文】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民事判決 95年度勞上字第3號  


上 訴 人 楊○○


      李○○


      謝○○


      李○○


上列四人共同


訴訟代理人 劉○○ 律師


被 上 訴人 宏○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席○○ 住同上


訴訟代理人 陳○○ 律師


      陳麗雯 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工資事件,上訴人對於中華民國95年4月


12日臺灣臺南地方法院第一審判決(94年度勞訴字第11號)提起


上訴,本院於95年7月18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上訴駁回。


第二審訴訟費用由上訴人負擔。


     


甲、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原判決廢棄。


    (二)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楊○○新台幣(下同)373,655元


      及自民國95年3月26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


      之利息,暨自95年3月1日起至95年9月30日止,按月給付


      上訴人楊○○33,519元,及按月給付額依序自次月26日起


      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


   (三)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李○○534,565元及95年3月26起至


     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暨自95年3月1日起


      至95年9月3日止,按月給付上訴人李○○31,445元,及按


      各月給付額依序自次月26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


      算之利息。


    (四)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謝○○543,834元及自95年3月26日


      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暨自95年3月1


      日起至95年9月30日止,按月給付上訴人謝○○53,152元


      ,及按各月給付額依序自次月25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


      率5%計算之利息。


    (五)被上訴人應給付上訴人李○○343,430元及自95年3月26日


      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暨自95年3月1


      日起至95年9月30日止,按月給付上訴人李○○38,492元


      ,及按各月給付額依序自次月25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


      率5%計算之利息。


    (六)訴訟費用均由被上訴人負擔。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予以引用外,補稱略以:


(一)93年9月14日事發後,被上訴人除以口頭陳述外,從未能


      舉證證明被上訴人所指述之『賭具』及『賭資』等構成賭


      博罪之構成要素相關證據。上訴人否認曾於事發當日一同


      玩撲克牌,被上訴人無法證明上訴人曾經一同玩撲克牌,


      且被上訴人既未能提出相關之賭具及賭資等事證,以證明


      所言非虛,顯見本件解僱爭議均屬被上訴人蓄意羅織,完


      全不符合解僱要件合。被上訴人所提出之證人雖證稱上訴


   人有玩撲克牌之行為,但是,對於玩牌之時間講法顯然有


    出入。事發時凌晨2時至4時,上訴人李○○並不在2樓稱


     料室,被上訴人李○○於凌晨0時左右即已離開2樓稱料室


      後,當日即未再前往稱料室。原審所為事實認定明顯有誤


      ,詳述如下:


  證人R○○於94年6月6日於原審作證時稱:「


    晚上十二點的時候看到他們在玩牌,後來好幾次上去都有


     看到他們在玩牌」、「(最後一次看到原告玩牌時間為何


      時?)約凌晨三點半」。


  證人M○○於94年6月6日於原審作證時稱:「(最後


   一次看到原告玩牌為何時?)當日上去二次,二次上去都


   有看到原告在玩牌。」,對於具體之時間並未指明,且上


    訴人李○○於凌晨0時左右即已離開2樓稱料室後,故不可


      能於凌晨1點以後會看到上訴人四人同時出現在同一場所


      玩牌或賭博。該二名泰籍外勞證人之證詞,時間點明顯有


      誤。


  上訴人李○○凌晨0時左右,於2樓稱料室交付部分金錢給


     證人田○○後即行離開2樓稱料室,當日即未曾再回該處


      。詎料證人田○○於94年6月6日於原審作證時稱:「(你


      上班時,是否有看到原告四人在玩牌?)有,他們在稱料


      室,我是晚上2點看到的。」。


  上訴人謝○○於94年6月6日於原審作證時稱:「(當日晚


   上你們四人聚集幾次?)於晚上12點時只有一次。」又謝


   ○○並證稱:「(當日李○○上去稱料室幾次?)只有上


   去一次,之後就沒有上去了,他上去是要拿錢給田○○,


    錢交給田○○之後不久才下去。1點以後李○○就都沒有


     上去了。」


  證人葉○○於94年6月6日於原審作證時稱:「(為何會製


   做該訪談記錄?)因為田○○是當班主管,他先向他的主


   管蔡○○、課長梁○○報告,但查了幾天沒有查出來,所


    以田○○於9月25日下班的時後向我報告,我於26日訪談


     ,我先從田○○、蔡○○、梁○○及外勞那裡瞭解事實真


      相,於隔日9點我找謝○○,起先謝○○否認有玩牌,後


      來我表示我有掌握證人,他如果受處罰,我會幫他負責這


      件事情,所以謝○○就承認如何玩牌賭錢的事情,我就將


      訪談之經過製作報告,其他三人我沒有訪談。」


  上訴人謝○○於94年6月6日原審稱:「(為何告訴證人葉


      ○○,當日你有賭錢?)謝○○答:我當時強調我們只是


      泡茶,但他不相信,他就恐嚇我如果不講就開除,如果承


      認就扣2,000元,我當時想需要這個飯碗,我想如果扣2,0


      00元可以保住飯碗,當時我只有說我會玩牌,並沒有說有


      賭錢。」。可知原審對於此部分有利於上訴人之證詞,並


      未置一詞,亦有未恰。


(二)按僱用人受領勞務遲延者,受僱人無補服勞務之義務,仍


      得請求報酬,民法第487條定有明文。本件上訴人於90年9


      月28日遭被上訴人非法解雇,前六個月領取工資數額,有


      薪資證明文件各一份可證。又按勞動基準法第2條第3款及


      第4款分別規定:「三、工資:謂勞工因工作而獲得之報


      酬;包括工資、薪金及按計時、計日、計月、計件以現金


      或實物等方式給付之獎金、津貼及其他任何名義經常性給


      與均屬之。四、平均工資:謂計算事由發生之當日前六個


      月內所得工資總額除以該期間之總日數所得之金額。工作


      未滿六個月者,謂工作期間所得工資總額除以工作期間之


      總日數所得之金額。」。又同法第21條第1項前段規定,


      工資由勞雇雙方議定之。同法第22條第2項前段及第23條


      第1項分別規定,工資應全額直接給付勞工。工資之給付


      ,除當事人有特別約定或按月預付者外,每月至少定期發


      給二次;按件計酬者亦同。雇主應置備勞工工資清冊,將


      發放工資、工資計算項目、工資總額等事項記入。工資清


      冊應保存五年。故本件上訴人應領工資,以非法解雇事由


      發生前六個月之平均工資為計算方式,依法有據。


(三)兩造間勞動契約未經合法終止,則兩造間勞動契約仍係合


      法存在,被上訴人並無勞動基準法第11條、第12條各款所


      列情事,不得任意終止勞動契約,上訴人自仍得按月依照


      平均工資向被上訴人請領工資;又被上訴人於93年9月28


      日公告起即預示拒絕上訴人等進廠工作服勞務,故上訴人


      無庸補服勞務,仍得請求給付工作報酬。依照上訴人所提


      證物3至證物6及被上訴人公司所提出之被證物20所示,無


      論是本薪(即月給金額)、生活津貼、皆勤獎金、職務津


      貼、生產獎金、特別津貼、中班津貼、夜班津貼及代和生


      產公積金等均係上訴人每月經常可受領之薪資項目,應列


      入平均工資,均屬上訴人因工作獲得之報酬。上訴人等四


      人之平均工資分別為:


    楊○○部分:平均工資約為33,519元(25,578+24,731+25


      ,405+32,330+39,897+53,170 =201,111元,201,111÷6月


      =33,519元)。


    李○○部分:平均工資約為31,445元(27,430+25,741+29


      ,850+34,370+39,429+31,846=188,666元,188,666÷6月


      =31,445元)。


    謝○○部分:平均工資約為53,152元(49,558+45,758+53


      ,471+56,123+56,607+57,396 =318,913元,318,913÷6月


      =53,152元)。


    李○○部分:平均工資約為38,492元(32,703+37,189+38


      ,347+43,109+40,311+39,296 =230,955元,230,955÷6月


      =38,492元)。


(四)按民法第487條規定,僱用人受領勞務遲延者,受僱人無


      補服勞務之義務,仍得請求報酬。但受僱人因不服勞務所


      減省之費用,或轉向他處服勞務所取得,或故意怠於取得


      之利益,僱用人得由報酬額內和除之。若被上訴人解雇違


      法,則上訴人所得請求之工資應扣除轉向他處服勞務所取


      得之利益,分別說明如下:


   楊○○部分:上訴人楊○○自94年4月至94年12月任職於


     ○○有限公司自他處受領報酬共160,500元,自他處


      受領報酬之月平均工資為每月約17,834元(160,500÷9月


      =17,834元)則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2月,扣除上訴


      人自該他處受領報酬後,已積欠工資應為373,655元(569


      ,823一160,500一17,834×2月(95年1月至95年2月)=373


      ,655元)。


   李○○部分:遭被上訴人解雇迄今未能找到其他工作,目


     前失業中。故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2月,已積欠上


      訴人李○○工資應為534,565元。


   謝○○部分:上訴人謝○○自93年12月至94年12月任職於


     ○○股份有限公司自他處受領報酬共 311,814元,自


      他處受領報酬之月平均工資為23,968元(311,814÷13月=


      23,968元)則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2月,扣除上訴


      人自該他處受領報酬後,已積欠工資應為543,834元(903


      ,584元-311,814元-23,968元×2月(95年1月至95年2月)


      =543,834元)


   李○○部分:上訴人李○○自93年12月至94年12月任職於


     ○○股份有限公司自他處受領報酬共269,476元,自


      他處受領報酬之月平均工資為每月約20,729元(269,476


      元÷13月=20,729元)則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2月,


      扣除上訴人自該他處受領報酬後,已積欠工資應為343,43


      0元(654,364元一269,476元一20,729元×2月(95年1月


      至95年2月)=343,430元)。


三、證據:援用原審提出者為證。


乙、被上訴人方面:


一、聲明:


  (一)上訴駁回。


  (二)訴訟費用由上訴人等負擔。


二、陳述:除與原判決記載相同者予以引用外,補稱略以:


(一)上訴人等於93年9月14日深夜及9月15日凌晨確有於上班時


      間於稱料室聚眾賭博之情。依94年6月6日開庭時,證人外


      勞Ritkaeo Chokrak以及Malee Put皆證稱於當日有看見上


      訴人等四人於上班時間在稱料室內打牌,且不只一次看見


      ,且眼見賭具為撲克牌。當班主管田○○亦證稱有看見上


      訴人等四人有於上班時間時在稱料室內聚賭,有看見上訴


      人等拿出現金等賭資,故確定上訴人等在聚賭。惟當時為


      深夜上訴人等有四人,而田○○僅單身一人,為免上前阻


      止爆發衝突,其會遭受不利,故其並未當場阻止,而於隔


      日向上司報告。證人外籍勞工及當班主管田○○與上訴人


      等均無怨隙,自當無誣陷之理。且上訴人謝○○於經理葉


      ○○所為之訪談記錄中承認,並經台南縣政府勞資勞工局


      調解時確認有常態性賭博之情事,故被上訴人依勞動基準


      法第12條第1項以及公司工作規則第68條第1項第10款之規


      定,終止該四員之勞動契約,並無欠當之處。


(二)上訴人於94年8月29日主張有一離職同事,對於上訴人等


      並無賭博乙事知甚詳,惟於原審時卻未傳訊該等同事作證


      ,詎其復於95年6月21日本案上訴程序開庭時重覆此等主


      張,並表示擬傳訊該等證人云云,按民事訴訟法第447條


      明文規定:除有該條所定情形外,當事人不得提出新攻擊


      或防禦方法。按上訴人如認為有離職員工可證明事證,上


      訴人當知該員工之姓名,應早可於原審提出,並請求 鈞


      院調查該員工之連絡方式,惟上訴人於原審時明知可進行


      此等傳訊而不為,復於本案上訴程序重覆相同的主張,顯


      有延滯訴訟之故意,其主張應依同法條第3項規定逕予駁


      回。


(三)勞基法第2條第3款明定:「工資」謂勞工因工作而獲得之


      報酬;包括工資、薪金及按計時、計日、計月、計件以現


      金或實物等方式給付之獎金、津貼及其他任何名義之經常


      性給與均屬之。同條第四款才為「平均工資」之規定,上


      訴人主張似有誤會。上訴人在本案一方面要請求給付「薪


      資」,一方面又要求薪資要以「平均薪資」計算?按如上


      訴人四人正常上班而未有請假、遲到早退或加班等情事,


      其基本薪資的計算即有一定方式,並無不確定之情事,上


      訴人之平均薪資計算之請求權源,實不知所謂何來?


(四)按最高法院91年台上字第1625號判決及福建金門地方法院


      91年勞訴字第2號判決表示:「勞動基準法就雇主依約應


      付而未給付之工資,並未規定按同法第2條第4款規定計算


      平均工資後定其應付金額,故上訴人以六個月平均工資定


      被上訴人應付數額,尚屬無據。」故縱使雇主不法解雇勞


      工,而構成受領勞務遲延,勞工僅得依勞動契約關於報酬


      之約定,請求該期間之報酬,而無主張平均工資之餘地。


   故縱使兩造間之僱傭關係仍然存在,上訴人等亦僅得依民


   法第487條規定請求報酬,而該條所謂「報酬」,即為依


    「原定勞動契約」所得請求之報酬。因此,上訴人等請求


     之薪資給付標準,應依兩造原勞動契約之規定計算,部分


      項目應有實際上班才可列入計算。按被上訴人公司就所有


     日給員工有正當理由而未上班時所支付之基本薪水僅包括


      「本薪」及「生活津貼」。上訴人楊○○的離職時的本薪


      為11,397元、李○○為13,023元、謝○○為17,831元、李


      ○○為12,642元;上訴人楊○○的離職時的生活津貼為3,


      419元、李○○為3,907元、謝○○為5,349元、李○○為3


      ,793元。由上可知,上訴人等即使真有請求薪資之權利,


      惟因其他項目均屬真的有參與生產才有權利計算的項目,


      故其亦僅能請求基本薪資,否則對其他真的參與工作之員


      工並不公平,故上訴人楊○○的離職時的基本薪資應為14


      ,816元、李○○應為16,930元、謝○○應為23,180元、李


      ○○應為16,435元。又被上訴人公司近年遭逢營運困境,


      部分員工同意配合減薪包括上訴人謝○○及李○○,減薪


      比例為5%,故上訴人謝○○及李○○之基本薪資亦應減少


      5%,分別成為22,021元及15,613元。準此,如認被上訴人


     解雇不合法,被上訴人主張基本薪資最多以月給金額及生


      活津貼計算之,上訴人之六個月平均工資分別為楊○○14


      ,898元、李○○16,657元、謝○○19,386元、李○○13,7


      44元,上訴人求償第一部分自93年10至95年2月之17個月


      薪資應分別為楊○○253,272元、李○○283,169元、謝○


      ○368,325元、李○○261,138元。


(五)縱認兩造間之僱傭關係仍存在,上訴人業已承認除上訴人


      李○○以外,其餘三人或自93年12月或94年4月起已有固


      定工作,並提出收入證明,上訴人亦同意扣抵之。惟上訴


      人所列計算方式應有錯誤。另上訴人李○○亦已自承另謀


   生意,故上訴人應誠實說明其可扣抵之金額,至少亦應以


    上訴人於原審95年3月22日庭訊時同意之行政院勞動委員


      會公告每月最低薪資15,840元為扣抵基準。上訴人等自93


      年9月28日後,即使未另尋其他工作,其閒賦在家即如同


      休假般,受有休假及未支出交通費等利益,其價值亦應自


      損害額扣除之,故如將變動收入亦算入,對上訴人形成雙


      重的獲利,對被上訴人甚為不公。另上訴人自己轉往他處


      固定工作,顯見上訴人對於與被上訴人間僱傭關係之終止


      ,並無反對之意思。由此可見,於上訴人轉向他處工作時


      ,雙方就僱傭關係之終止已有合致,兩造僱傭契約自該時


      點開始即向後失其效力,從而,上訴人自不得主張自有固


      定工作後尚得向被上訴人主張雙重薪資,否則即與法不合


     


三、證據:除援用原審提出者外,補提:爭點整理表乙份、上訴


    人94年6月6日作證供詞矛盾點整理表乙份、上訴人四人薪資


    計算表影本各乙份、上訴人求償計算比較表影本乙份、被上


  訴人公司財務概況、緊急危機處理行動公告及減薪同意簽名


   單影本各乙份、被上訴人公司獎懲公告影本乙份、上訴人聲


    請之勞資爭議調解申請書及開會通知影本各乙份、台南縣政


    府勞工局勞資爭議調解查結果及調解方案影本乙份、勞基法


  第12條第1項第4款條文及被上訴人經縣政府主管機關核准之


   公司工作規則第68條第1項第1款規定影本各乙份、上訴人等


    人之生產日報表、作業員刷卡記錄表影本各乙份、在場之主


    管及員工聲明書及訪談紀錄影本各乙份、最高法院89年台上


    字第1405號判決影本乙份、最高法院91年台上字第1625號判


    決影本乙份、福建金門地方法院91年勞訴字第2號判決影本


    乙份、薪資名目計算說明(MR043-A1表)及員工請假類別與


    薪資扣款對照表(MR048-A0)影本各乙份、「薪點表」(


    MR045-A1)影本乙份、「新進人員敘薪表」(MR044-A1)及


    「職等、職位、本薪及津貼限額對照表」(MR046-A1)影本


    各乙份、生產獎金辦法影本乙份、特別津貼核定值表(MR04


    7-A1)影本乙份、上訴人四人93年4月至9月六個月的薪資明


    細影本各乙份、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255號判決影本乙份


    、最高法院81年台上字第2221號判決影本乙份、上訴人92年


    考績、93年8月出勤及薪資資料影本各乙份、上訴人楊○○


    五家債權銀行法院執行命令影本各乙份、被上訴人公司營收


    公告影本乙份為證。


     


一、上訴人起訴主張:


(一)被上訴人公司於93年9月28日因公司主管片面之指控,以


      上訴人等人於廠區內賭博為由,依被上訴人公司規則第68


      條第1項第10款規定將上訴人等四人非法解雇,明顯有違


      法之處,被上訴人所為解雇處分,當屬無效。又兩造間勞


      動契約仍係合法存在,上訴人並無勞基法第11條、第12條


      各款所列情事,不得任意終止勞動契約,上訴人自得按月


      向被上訴人請領工資。凡具有經常性給付性質之工資項目


      ,無論是本薪(即月給金額)、生活津貼、皆勤獎金、職


      務津貼、生產獎金、特別津貼、中班津貼、夜班津貼及代


      扣生產公積金等均係上訴人每月經常可受領之薪資項目,


      應列入平均工資,均屬上訴人因工作獲得之報酬。上訴人


      等四人之平均工資分別為楊○○33,519元、李○○31,445


      元謝○○53,152元、李○○38,492元。


(二)依民法第487條規定,上訴人遭違法解雇後,所得請求之


      工資應扣除轉向他處服勞務所取得之利益,上訴人揚智勛


    自94年4月至94年12月任職於○○有限公司受領報酬


      共160,500元,則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2月,扣除上


      訴人自該他處受領報酬後,已積欠工資應為373,655元;


      李○○遭被上訴人解雇迄今未能找到其他工作,目前失業


   中,故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 2月,已積欠上訴人李


   ○○工資應為534,565元;上訴人謝○○自93年12月至94


   年12月任職於○○股份有限公司受領報酬共311,814


      元,則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2月,扣除上訴人自該


      他處受領報酬後,已積欠工資應為543,834元;上訴人李


   ○○自93年12月至94年12月任職於○○股份有限公司


    受領報酬269,476元,則被上訴人自93年10月至95年2月,


     扣除上訴人自該他處受領報酬後,已積欠工資應為343,43


      0元。


(三)又被上訴人依法既不得任意終止勞動契約,上訴人自仍得


      按月向被上訴人請領工資,故被上訴人仍應自95年3月1日


      起至95年9月30日止,按月分別給付上訴人楊○○、李○


      ○、謝○○、李○○薪資33,519元、31,445元、53,152元


      、38,492元。另每月薪資至遲次月25日前發放,是以各月


      應給付薪資額,自次月26日即屬給付遲延,爰請求被上訴


      人公司按各月給付薪資額,依序自次月26日至清償日止按


      週年利率5%計算之利息。爰依民法第482、487條第規定提


      起本訴。


二、被上訴人則以:


(一)上訴人楊○○、李○○、謝○○及李○○等四人,原為被


      上訴人公司之員工,分別擔任布料染色、接布、排釭及配


      鍋等工作。竟於稱料室為聚集賭博,當場有在場之帶班主


      管及多名員工共見共聞而可責為證,證據確鑿。且上訴人


      謝○○亦曾於主管約談時承認其確未上工,而與楊○○、


      李○○、李○○等三人一同聚賭。被上訴人公司得知該四


      員於工作時間內有在公司場所聚眾賭博之情事並經查明屬


      實後,為維護廠內工作紀律,爰依勞基法第12條第1項第4


      款及公司工作規則第68條第1項第10款之規定,於93年9月


      28日終止該四員之勞動契約,是被上訴人之終止勞動契約


      係依法為之,並無任何欠當之處。


(二)被上訴人公司依法解僱上訴人後,上訴人不服並向台南縣


      政府勞工局申請勞資爭議調解,然因上訴人等人在公司場


      所聚眾賭博之行為確係明顯違反工作規則,且有甚多員工


      在場親眼目睹,是以被上訴人公司實難同意上訴人等恢復


      工作權之主張,而被上訴人公司之處置亦無不當。


(三)縱使兩造間之僱傭關係仍在存在,上訴人亦僅得依民法第


      487條規定請求報酬 ,而該條所謂「報酬」,即為依「原


      定勞動契約」所得請求之報酬。因此,上訴人如係依民法


      第487條規定無補服勞務義務並得請求報酬,則其請求之


      薪資給付標準,應依兩造原勞動契約之規定計算,部分項


      目應有實際上班才可列入計算。另上訴人既已轉往他處固


      定工作,顯見上訴人對於與被上訴人間僱傭關係之終止,


   已有同意之意思,兩造僱傭契約自該時點亦即向後失其效


   力,從而,上訴人自不得主張自有固定工作後尚得向被上


    訴人主張雙重工作及薪資,否則即與法不合等語,資為抗


     辯。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實


(一)上訴人楊○○、李○○、謝○○、李○○原任職於被上訴


      人公司於93年9月28日因被上訴人終止兩造僱傭契約,於


      翌日上訴人即未於被上訴人公司執行勞務。


(二)系爭勞資爭議分別於93年10月15日、同年11月4日經台南


      縣政府勞資勞工局調解,兩次調解不成立。


(三)被上訴人公司之工作規則第68條第10項訂有在工廠內賭博


      者得不經預告逕予解僱。


(四)上訴人均於93年9月14日在於被上訴人公司上夜班,工作


      時間為晚上8點至凌晨4點。


(五)上訴人工作地點均在染整第二廠,其中上訴人謝○○在2


      樓其餘上訴人均在1樓。


(六)證人R○○、M○○之工作地點與上訴人同


      為染整第二廠。


四、得心證之理由:


    本件兩造間之主要爭執首先應在於:上訴人是否於93年9月14


    日晚間至翌日凌晨工作期間,在廠房裡聚賭,而違反工作規


    則?茲分述如下:


(一)按勞工違反勞動契約或工作規則,情節重大者,雇主得不


      經預告終止契約。雇主依前項第1款、第2款及第4款至第6


      款規定終止契約者,應自知悉其情形之日起,30日內為之


      ,勞基法第12條第1項第4款、第2項定有明文。又被上訴


      人所訂之工作規則第68條第1項第10款亦明定,在廠內賭


      博者,經查證實,或有具體事證者,得不經預告逕予解雇


      之,此有被上訴人公司工廠工作規則影本附卷可稽(見原


      審卷第73-74頁)。經查,證人R○○於原審到


      庭證稱:「(問:工作場所是否同一?)是的,於工作時


      是同一個廠房,認得原告的人,但是不知道原告之姓名,


      工作時可以看到原告工作情形。(問:93年9月14日你是


      否有輪值上班?)有上班。(問:當日原告四人是否也有


      上班?)是的。原告四人均同一廠房工作。我是染色、原


      告四人中有的是稱料的工作,有的是操作機台的工作。(


      問:原告四人上班時間是否都有在廠房?)有。(問:上


      班時間,原告從事何事?)看到原告四人有玩牌...原


      告打牌是在二樓之稱料室,原來的工作地點是在該廠房的


      一樓,都是屬於同一棟廠房。(問:你於一樓工作,原告


      在二樓,為何知道原告是於二樓打牌?)工作中要填寫一


      張單子要到二樓稱料室去領取,稱料室有稱料員在那裡。


      ...只知道是玩牌,不知道是何種牌。(問:幾點看到


      原告玩牌?)晚上十二點的時候看到他們在玩牌,後來好


      幾次上去都有看到他們在玩牌。(問:最後一次看到原告


      玩牌時間是何時?)約凌晨三點半。...之後於五點時


      候上去已經沒有看到原告。(問:陳德志證人看到原告玩


      牌時,是否有看到原告拿出錢?除了上開時間,於其他時


      間是否也有看到原告於公司玩牌?)有。是將錢從口袋拿


      出來。除了上開時間,也曾經看到原告玩牌,都是晚上十


      二點以後。)」;核與證人M○○於原審證稱:「(


      問:是否有看到原告四人於二樓之稱料室?)有。(問:


      原告於那裡做什麼?)玩牌。(問:玩牌是否為休息時間


      ?)有在玩牌,當時不是休息時間。上去二樓剛好有看到


      他們在玩牌。一個小時之後有再上去,有再看到原告在玩


      牌。...當日上去二次,二次上去都有看到原告在玩牌


      。(問:是否有看到原告拿錢出來?)有。」等語大致相


      符。按證人R○○、M○○為被上訴人僱傭


      之外籍勞工,與上訴人四人於同一廠房工作,但與上訴人


      並不熟識,且與上訴人間亦無怨隙,證人二人均因工作需


      要,而分別前往二樓填單領取染料,因而目睹上訴人打牌


      賭博財物,衡諸常情,上訴人若無在廠房內聚賭,證人R○○


      、M○○當無設詞誣陷之理。另證人田


      ○○亦於原審到庭證述:「(問:你上班時,是否有看到


      上訴人四人在玩牌?)有,他們在稱料室,我是晚上二點


      看到的。我是負責染整二廠,我上班時要巡視整個廠房,


      我上班時於凌晨2點有看到原告四人於稱料室打撲克牌,


      當時我沒有進去詢問,因為之前有同業之中,於晚上看到


      有人在打牌,進而質問被打成重傷,我為避免衝突,所以


      沒有進去,但我隔日15日即報告主管。(問:14日凌晨二


      點看到以後是否再行看到原告打牌?)我沒有巡視到稱料


      室,因為我不想起正面衝突。凌晨二點到四點我都沒有看


      到原告至一樓,當時我有在廠房1樓,因為工作中,要與


      其他工作協調。機器是自動的,若沒有人操作,機器會持


      續運轉。(問:看到原告玩牌時,是否有看到原告拿錢?


      )有,我在那裡站了十幾分鐘,有看到原告拿錢。」等語


      (見原審卷第145-152頁);另上訴人謝○○亦於93年9


      月26日主管葉○○約談時承認其確未上工,而與楊○○、


      李○○、李○○等三人一同聚賭,有該訪談記錄附卷可證


      (見原審卷第69頁)。益證上訴人四人確於上開時、地,


      在廠房內聚賭。上訴人於原審及本院雖均稱有伊離職同事


      可證明上訴人等並無賭博情事,然迄本院言詞辯論終結時


      仍未能提出該離職員工之姓名地址以供本院訊問,上訴人


      又稱上訴人證人無法供出賭博之正確時間,及無賭具證明


      上訴人確有賭博情事云云,然查證人等於上班時間因需要


      上去二樓稱料室取料,未留意確切之時間,乃人情之常。


      又證人田○○於原審已到庭證述:伊有看到上訴人四人於


      稱料室打撲克牌,當時伊沒有進去詢問,因為之前有同業


      之中,於晚上看到有人在打牌,進而質問被打成重傷,伊


      為避免衝突,所以沒有進去,但伊隔日(15日)即報告主


      管。是為扣留賭具,乃為防彼此間引發衝突,尚未可因未


      扣有賭具即認上訴人絕無賭博情事。上訴人上開主張均無


      可採。


(二)上訴人雖分別陳述,該日於廠房內之活動,據上訴人謝


      ○稱:「(問:原告四人是否有於稱料室?)有,但只有


      泡茶。(問:幾點到幾點?)十二點以後,楊○○因為要


      拿料,所以會上上下下,李○○是排缸的,要他先排機台


      我才能稱料,李○○是接布的。」;上訴人李○○則稱:


      「沒有,九點到十二點只有謝○○及我在那裡、期間楊○


      ○有上來過,但喝茶之後即離開,李○○我印象中都沒有


      上去。當日我們四人沒有聚集在稱料室一起泡茶聊天,有


      的話也只有三人,楊○○上來一下就下去了。」;又上訴


      人李○○稱:「我去十二點多、三點多有遇到楊○○,晚


      上九點多沒有遇到他,我上去時,他已經在上面,當時他


      是在那裡喝茶聊天,我比楊○○先離開,但均沒有遇到李


      培勳。」;又上訴人楊○○則稱:「(問:當日是否有到


      稱料室?)有,有上去好幾次,去的時間沒有印象,上上


      下下上去的。我上去時有遇到謝○○、李○○。剛去上班


      時有遇到李○○。(問:你們四人是否有同時於稱料室聚


陳麗雯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車禍  
 


臺灣台北地方法院 裁判書 -- 民事類



【裁判字號】91,訴,4288
【裁判日期】920509
【裁判案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九十一年度訴字第四二八八號


  原   告 李○○  


  訴訟代理人 李○○  


        馮○○律師 


        陳麗雯律師 


  被   告 路○○   住.


        ○○客運股份有限公司 


              住.


  法定代理人 王○○   住.


  右一被告


  訴訟代理人 趙○○   住.


  右二被告


  訴訟代理人 劉○○律師 


右當事人間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原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經本院刑事庭以九十一


年度交附民字第四六號裁定移送前來,本院判決如左:


       


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參佰玖拾貳萬伍仟參佰肆拾伍元,及自民國八十九年六月


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連帶負擔五分之二,餘由原告負擔。


       


甲、原告方面:


  壹、訴之聲明:被告等應連帶給付原告新台幣(下同)一千零廿九萬八千一百四十


      三元,及自民國八十九年六月四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百分之五利率計算之利


      息。


  貳、陳述:


    一被告路○○受雇於被告○○客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擔任


      駕駛,於八十九年六月四日上午七時五十分左右,駕駛○○公司所有之車牌號


      碼AC-四一八號之三十路公車行○○○市○○路四一七號前站牌停靠載客之


      際,明知原告甫步上公車階梯尚未站妥,在未關閉車門之情形下竟啟動車輛,


      導致原告摔落車外,頭部及腦內受到重創,業經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被告路


      ○○業務過失傷害有罪確定。被告路○○為公車駕駛人,理應注意乘客上下車


      安全,竟在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車門尚未關閉之情形下,猛然開動車輛,


      導致原告受傷,核其行為與原告之損害間顯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依民法第一


      百八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二及同條之三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


    二被告路○○為被告○○公司之受僱人,伊在駕駛公車之執行職務中,因過失侵


      害原告權利,導致原告受有損害,被告○○公司基於僱用人地位,自應依民法


      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與其受僱人被告路○○負連帶賠償責任。


    損害賠償項目及金額:


      (一)醫療費用部分:共計五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三元。


        原告因本件事故受有身體傷害,其住院及回診,已支出之醫療費用共計廿


          二萬八千三百四十三元。


        原告受傷後,平均每月必須回診乙次,以每次複診須支出醫療費用二千五


          百元計,估計將來須回診一百二十次(十年,每年十二次計),可能支出


          之醫療費用計三十萬元。


      (二)生活上增加之其他費用部分:共計四百卅六萬九千八百元。


        看護費四百卅萬六千元:原告受傷後,經醫師診斷須終身由他人照顧,住


          院期間並僱請專業護理人員負責看護,支出看護費用十萬六千元。又原告


          出院後,在家生活起居雖皆由原告子女負起照顧責任,依行政院勞工委員


          會解釋函令,本國籍家庭監護工合理聘僱薪資為每月三萬元至三萬五千元


          ,故原告主張自八十九年八月十九日起,以每月三萬五千元計算,請求被


          告給付十年之看護費用共計四百廿萬元,加計聘僱專業看護人員之費用十


          萬六千元,總計被告應給付原告看護費用四百卅萬六千元。


        交通費及停車費五萬八千八百元:原告住院期間,支出醫院停車費八百元


          。又原告受傷後,須定期至醫院接受追蹤治療,搭乘計程車前往就醫,實


          屬必要支出,每次往返車資以四百元計,須就醫廿五次,支出交通費共計


          一萬元。原告將來回診交通費之支出,爰依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


          二項規定,請求回診一百廿次之交通費共計四萬八千元。


        復健器材費用五千元:原告受傷後,因腦部受傷無法行走,須購買輪椅代


          步,支出費用五千元。


      (三)勞動能力喪失之損害二百四十萬:原告受傷前,平日在家中照顧孫子女,本


        件意外事故受傷後,原告日常生活皆須他人協助打理,亦喪失照顧家中幼兒


        能力。以目前一般保母費用每月二萬元計算,原告如未遭逢此意外至少尚可


        工作十年,故原告主張被告應賠償勞動能力之損失計二百四十萬元。


      (四)非財產上損害三百萬元:原告因本件事故住院近二個月後,尚須陸續回診,


        自受傷至今雖已逾二年餘,惟因年老,復原時間長久,日常生活仍須他人協


        助,無法自理,亦無法自由行走活動。原告雖年逾八十,而子女皆事業有成


        ,本應在家含飴弄孫,安享天年,惟今突遭此嚴重傷害,身體之傷害影響心


        理甚鉅,故主張被告等應連帶賠償原告非財產上損害三百萬元。


    四對被告抗辯之陳述:


      (一)醫療費用部分:


        損害賠償請求權與保險給付請求權非為同一原因,兩者互不影響。按保險


          制度,旨在保護被保險人,非求減輕損害事故加害人責任。保險給付請求


          權之發生,係以定有支付保險費之保險契約為基礎,與因單純侵權行為所


          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非出於同一原因,故損害賠償請求權,並不因受


          領前者之保險給付而喪失,被告主張扣除原告醫療單據內健保給付之金額


          ,實無足採。


        證明書費乃因被告要求所支付,自應由被告負擔。


          「證明書費」三千三百五十元之支出,乃因被告要求原告提出醫療費用收


          據,以作為被告賠償依據,實無由原告自行負擔之理。且此部分之單據,


          乃屬被告先前一再主張其已支付原告醫療費用之一部份,是被告亦已承認


          該等費用為必要費用,故被告扣除之主張,至為無理。


        將來可能支出之醫療費用


          原告因本件事故造成頭部受創,嗣因長期臥床無法行走,導致腿部靜脈


            血流緩慢,為避免血管栓塞造成生命危險,依照醫囑有每月回診取藥之


            必要,此亦為原告自八十九年八月起,每月至胸腔內科接受門診之緣由


            ,因馬偕醫院無血管專科,而係由胸腔內科負責診治,非謂原告另發生


            胸腔疾病。且原告因本件事故造成身體傷害,終生無法痊癒,因頭部傷


            害所造成之左腿血管栓塞問題,迄今仍須按時服藥及接受診治。是若原


            告未遭逢此意外,將不會長期臥床,腿部靜脈血管問題亦不發生,則原


            告之血管栓塞問題,乃因被告行為所致,故原告因此所支出之醫療費用


            ,亦當由被告等負損害賠償責任。


          原告於七年出生,至本件事故發生之時(八十九年六月)為八十二歲,


            雖屬高齡,但身體硬朗,此由原告自行搭乘被告駕駛之公車離家購物可


            見一斑。而依照行政院內政部所發佈之「八十九年台北市簡易生命表」


            ,八十二歲女性之平均餘命有八點八五年,加上原告家族素有長壽歷史


            (原告父親享年九十餘歲、原告之弟妹亦皆健康安在),故原告主張將


            來十年醫療費用等支出,實屬合理。


      (二)生活上增加之其他費用


        看護費用部分


          原告因本件事故導致腿部血管發生靜脈栓塞之併發症,使原告無法長久


            站立,故日常生活起居,亦無法自理,而需賴他人協助。


          原告因本件事故終生需他人照顧,目前雖未聘請專業照護人員全日照顧


            ,而由子女負責看護,雖無實際看護費之支出,惟依最高法院八十八年


            台上字第一八二七號判決見解,仍應認原告受有看護費之損害。


          八十九年度台北市八十二歲女性平均餘命為八點八五年,則原告主張將


            來十年之看護費用支出,亦屬合理。


        交通費部分:原告因本件事故,每月皆需至台北馬偕醫院接受診治取藥,


          則以原告住處○○○市○○路○段)至台北馬偕醫院○○○市○○○路○


          段),每次來回以四百元計算,共計就醫廿五次,加上將來十年共一百廿


          次回診,故原告請求即為合理。


        復健器材:原告因本件事故,導致無法行走,需以輪椅代步,因而支出輪


          椅費用五千元,惟因原告不慎遺失發票,故提出原購買單位出具之估價單


          為證。


      (三)喪失勞動能力損害:原告雖已八十高齡,但身體硬朗,不僅負責擔任孫兒(


        事發當時二歲)保母,家中大小瑣事亦能勝任,與一般雇用之保母無異,故


        原告確實具有勞動能力。


      (四)非財產上損害:按非財產上損害之認定,應審酌兩造之身分、地位、職業、


        教育程度、財產及經濟狀況,據以認定其數額。原告教導子女有方,在社會


        上頗受鄉里尊重,亦曾經獲選拔為模範婦女,今竟於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時,


        因被告疏失造成頭部重創,終生需他人協助照顧,身體心理所受痛苦皆鉅。


        而被告○○公司為行政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投資經營大眾運輸之公


        司,資本額兩億三千餘萬,再審酌被告○○公司肩負大眾運輸之安全,仍疏


        於注意,招致人民受傷等可歸責之事由,故原告主張非財產上損害三百萬元


        ,應為適當。


  、證據:提出醫療費用收據影本四十五份,看護費用明細表及收據影本七份,勞


      工委員會解釋函影本乙份,停車費、交通費收據影本各乙份,新聞簡報資料乙


      份,最高法院判例三則及判決三則,馬偕紀念醫院診斷證明書及出院病例摘要


      影本二式各乙份,醫師證明暨中譯本影本各乙份,美國加州橘郡社會服務部核


      准函影本暨中文節譯各乙份,戶籍謄本暨身分證影本各乙份,八十九年台北市


      女性簡易生命表乙份,估價單影本乙份,盛○○及李○○證詞影本各乙份,模


      範婦女獎狀影本乙份。


乙、被告方面: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惟據其前到場及提出之書狀陳述:


  壹、聲明:原告之訴駁回。


  貳、陳述


    一被告路○○,就本件事故之發生並無過失,被告應不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一)萬大路公車站牌係三十路公司之起站,平日乘客眾多,因乘客爭搶上車占坐


        位,致公車未到站乘客即蜂擁而上占據車道,使公車無法靠站,事發當日除


        了有其他公車外,情形相同,公車無法靠站停車,乘客即搶著上車。


      (二)被害人李○○當日已由後車門登上公車,司機路○○亦開始關上車門,因


        車門關閉緩慢,被害人於車門關閉前竟因故又退下公車,因而摔倒在地,公


        車未曾起動行駛,被害人倒地跌傷,應非司機路○○之過失所造成。


      (三)事實上被害人李○○及其配偶李○○二人於當日趕搭公車,被害人趕搭而


        搶上公車,然其配偶因未來得及搭上公車,而叫被害人下車,被害人遂於公


        車即將關門之際慌亂下車,致失去平衡而自行摔跌倒地,其受傷並非司機之


        過失所造成。


      (四)原告所以左腳靜脈栓塞,應係其自身之胸腔疾病造成,與頭部跌傷應無相當


        因果關係,從而原告所謂之損害與跌倒頭部受傷無關。又原告趕搭公車而搶


        路上車,原告配偶李○○在後未能趕上公車,故原告又匆匆退下車,在搶上


        車與退下車間,原告未能抓緊欄干而摔跌倒在地,其對事故之發生,顯有重


        大過失,應依與有過失法則減輕賠償金額。


    二對原告請求賠償損害之陳述:


      (一)原告於事發時已達八十二歲二個月又廿四天大之高齡,年老体衰病痛實屬難


        免,其摔跌在地果受有傷害,亦屬頭部外傷,惟其後竟又以「胸腔內科」為


        住院及門診之病名,其「頭部外傷」與「胸腔內科」之病情顯不相同,且無


        具体之因果關係,原告據以請求賠償所謂之損害,顯失依據。


      (二)醫療費用五二八、三四五元。


        二二八、三四五醫療費用部分:就全民健保支付之十一萬五千二百七十五


          元部分,原告並無任何支出,自不得據以請求給付,又原告就全民健康保


          險所支付之金額,已因醫療給付及健康保險法第八十二條、強制汽車責任


          保險法保險代位請求之規定,而喪失向被告請求賠償之權利,自不得再為


          本件賠償請求,又證明書費三、三五0元,非屬醫療之必要費用,此部份


          請求無理由。次就扣除證明書費用之自費(含部分負擔)支出十萬九千七


          百十八元部分,被告○○公司已支付原告醫療費用十二萬零六百九十七元


          (即已支付之廿二萬七千四百九十七元,扣除看護費十萬六千元及停車費


          八百元),此部分被告主張抵銷。 


        將來十年醫療費用卅萬元部分:原告請求賠償十年計一二0次「可能」支


          出之回診醫療費用卅萬元,然原告實際上並無是項醫療費用支出,依無損


          害無賠償法理,原告此部分請求,顯屬無據。


      (三)增加生活上費用部分:


        看護費四百三十萬六千元:原告住院期間之看護費用十萬六千元,被告○○公司


業已如數給付賠償,且為原告自認,此部分請求無理由。又原告於


          七年三月十日生,距事發日,已達八十二歲二個月又廿四天之高齡,年老


          体衰病痛實屬難免,即便原告有看護必要,亦與本件傷害無具体關連,或


          具相當因果關係。且縱然親屬看護可據為請求支付看護費用,原告病況穩


          定,飛往美國定居,自承未聘請專業照護人員全日照顧。被告否認原告提


          出醫師函件形式上及實質上之真正,且原告所提之美國政府核准函,僅係


          該地方對原告居家服務協助之福利措施,尚難據此認有看護之必要及看護


          之事實,除此原告未舉證證明有看護必要,亦未舉證證明有何親屬負責看


          護,原告無具體之支出,僅泛言由子女負責看護,其請求賠償將來十年之


          看護費用四二0萬元,顯屬無據。


        交通費及停車費五萬八千八百元:原告請求支出醫院停車費八百元部分,


          顯非原告停車所支付,且此部分亦經被告○○公司如數支付,原告請求顯


          無理由。又原告請求往返醫院就診廿五次之交通費用計一萬元,以及每月


          一次每次四百元,計十年間之交通費用計四萬八千元。惟原告並未證明已


          實際支出之事實,其請求賠償顯屬無據。 


        復健器材五千元部分:原則上不爭執,但請原告補提收據。


      (四)喪失勞動能力之損害二百四十萬元部分:原告八十二歲以上之高齡難免有身


        體病痛,加以原告子女均屬事業有成,學有專精之賢達人士,其等竟能責由


        原告照顧其等家中幼兒而受領所謂之保母費每月二萬元,其請求十年之工作


        損失,違背情理、違反經驗法則,況且原告事實上並無擔任保母工作,更無


        每月二萬元之保母工作收入事實,原告泛言喪失勞動能力顯然無據。 


      (五)非財產上之損害三百萬元部分:斷腕並非中彩,原告以其自身之過失造成頭


        部外傷,請求賠償鉅額之精神上損害三百萬元,實屬超鉅,且應以原告本身


        為考量依據,而非以其兒女成就為依據,故應請核減為卅萬元以下,方屬相


        當。 


  參、證據:提出最高法院判決及判例要旨各乙件,收據影本二份,醫院收據正本共


      十八張,看護費收據正本七張,統一發票正本乙張,並聲請向馬偕醫院及淡水


      分院調取原告就診病歷。


       


甲、程序上之事由:


  一本件被告未於最後言詞辯論期日到場,核無民事訴訟法第三百八十六條各款所列


    情形,爰依原告之聲請,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二按訴狀送達後,原告固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請求之基礎事實同一或不


    甚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五條第一項


    第二款及第七款定有明文。原告於刑事庭提起本件附帶民事賠償請求,起訴金額


    為四百卅七萬五千六百卅八元,內容為醫療費四十三萬六千九百五十三元(被告


    已支付醫療費及看護費廿二萬七千元)、減少工作能力五十萬元、看護費二百廿


    七萬五千元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一百萬元,嗣於起訴後訴訟繫屬中之九十一年十月


    八日擴張請求一千零廿九萬八千一百四十三元,內容為已支出及將來回診之醫療


    費用五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三元、生活上增加之其他費用四百卅六萬九千八百元


    (含看護費四百卅萬六千元、交通費及停車費五萬八千八百元、復健器材費用五


    千元)、勞動能力喪失之損害二百四十萬元、非財產上損害三百萬元,經核其請


    求之基礎事實均為同一之因車禍損害賠償之事實,且不妨礙被告之防禦及本件訴


    訟之終結,依前揭法條規定,尚無不符,並基於訴訟經濟及紛爭解決一次性之原


    則,應准許追加。


乙、得心證理由:


  一本件原告主張:被告路○○受雇於被告○○公司擔任駕駛,於八十九年六月四日


    上午七時五十分左右,駕駛○○公司所有之車牌號碼AC-四一八號之三十路公


    車行○○○市○○路四一七號前站牌停靠載客之際,明知原告甫步上公車階梯尚


    未站妥,在未關閉車門之情形下竟啟動車輛,導致原告摔落車外,頭部及腦內受


    到重創,業經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被告路○○業務過失傷害有罪確定。被告路


    ○○為公車駕駛人,理應注意乘客上下車安全,竟在應注意能注意而不注意、車


    門尚未關閉之情形下,猛然開動車輛,導致原告受傷,核其行為與原告之損害間


    顯有相當因果關係存在,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百九十一條之二及同條之


    三應負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被告路○○為被告○○公司之受僱人,伊在駕駛


    公車之執行職務中,因過失侵害原告權利,導致原告受有損害,被告○○公司基


    於僱用人地位,自應依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規定與其受僱人被告路○○負連帶賠


    償責任。請求被告連帶賠償已支出及將來回診之醫療費用五十二萬八千三百四十


    三元、生活上增加之其他費用四百卅六萬九千八百元(含看護費四百卅萬六千元


    、交通費及停車費五萬八千八百元、復健器材費用五千元)、勞動能力喪失之損


    害二百四十萬元、非財產上損害三百萬元,共計一千零廿九萬八千一百四十三元


    等語。


  二被告則辯以:被告路○○就本件事故之發生並無過失,被告應不負連帶損害賠償


    責任。原告趕搭公車而搶路上車,原告配偶李○○在後未能趕上公車,故原告又


    匆匆退下車,在搶上車與退下車間,原告未能抓緊欄干而摔跌倒在地,其對事故


    之發生,顯有重大過失,應依與有過失法則減輕賠償金額。至原告提出之醫療費


    用單據,其中十一萬五千二百七十五元已由全民健康保險局支付,其中證明書費


    非屬醫療之必要費用,且被告○○公司已支付醫療費用十二萬零六百九十七元,


    將來十年回診醫療費用部分,原告實際上並無是項醫療費用支出,原告住院期間


    之看護費用十萬六千元,被告○○公司業已如數給付賠償,原告未舉證證明其後


    有看護必要,亦未舉證證明有何親屬負責看護,原告請求支出醫院停車費八百元


    部分經被告○○公司如數支付,又原告請求往返醫院就診廿五次之交通費用計一


    萬元,以及十年間之交通費用計四萬八千元,未證明已實際支出之事實,原告事


    實上並無擔任保母工作,更無每月二萬元之保母工作收入事實,無喪失勞動能力


    之損失,又非財產上之損害應核減為卅萬元以下等語。


  經查:被告路○○係○○公司所僱用之營業大客車司機,平日以駕駛○○公司之


    營業大客車載運乘客為業,為從事駕駛業務之人,於八十九年六月四日上午七時


    五十分許,駕駛○○公司所有之車牌號碼AC–四一八號公共汽車第三○號之營


    業大客車,○○○市○○路由南往北方向行駛,迨行經萬大路四一七號前之公共


    汽車站牌停靠公車供乘客上下車之際,原應注意乘客均已上下車並站妥後關閉車


    門始得啟動公車前進,以避免乘客發生危險,而依當時情形又非不能注意,竟疏


    未注意其所駕駛之公車適有欲搭乘之人李○○正步上公車階梯尚未站妥且未關


    閉車門,即貿然啟動車輛移動,致李○○跌落車外,因而受有頭部外傷合併右


    側硬腦膜下出血及腦內出血等傷害,而被告路○○前揭業務過失傷害行為,嗣經


    本院刑事庭以九十年度交易字第一一二號判處有期徒刑四月,如易科罰金以三百


    元折算一日確定在案等情,業經原告於本院審理時陳明甚詳,並經本院借調臺北


    地方法院檢察署九十年度偵字第三二號偵查卷宗、本院九十年度交易字第一一二


    號刑事卷宗查明屬實,堪信為真實。至被告抗辯本件被告路○○就本件事故之發


    生並無過失,又原告趕搭公車而搶路上車,原告配偶李○○在後未能趕上公車,


    故原告又匆匆退下車,在搶上車與退下車間,原告未能抓緊欄干而摔跌倒在地,


    其對事故之發生,顯有重大過失,應依與有過失法則減輕賠償金額等語,為原告


    所否認,而被告未舉證證明,其辯稱被告路○○無過失及原告有重大過失云云,


    尚難憑採。


  四按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


    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


    損害賠償責任;又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


    ,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損害,亦得請求賠


    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一項前段、第一百九十三條第一項、第一


    百九十五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又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


    ,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民法第一百八十八條第一項前段亦定


    有明文。本件如前述,被告路○○及其僱主○○公司對於原告因而所受損害,自


    應負連帶賠償責任。惟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


    民事訴訟第二百七十七條亦有明定,故原告仍應就本件事故其所受損害負舉證責


    任。


  五原告請求被告賠償費用,是否應予准許,茲分述為次:


    (一)醫療費用部份:


      關於原告請求已支出之醫療費用共計廿二萬八千三百四十三元部分:


        按保險制度旨在保護被保險人,非為減輕損害事故加害人之責任;保險給


          付請求權之發生,係以定有支付保險費之保險契約為基礎,與因侵權行為


          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並非出於同一原因;後者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殊不


          因受領前者之保險給付而喪失,兩者除有保險法第五十三條關於代位行使


          之關係外,不生損益相抵問題,固經最高法院著有六十八年台上字四二號


          判例;惟該判例係針對保險法而為,旨在闡述保險人得代位行使被保險人


          對於加害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時,被保險人即不得再向加害人請求損害賠


          償;尚難依該判例而謂除保險法第五十三條規定之情形外,縱保險法以外


          之法律有保險人得代位行使被保險人之權利之規定,被保險人於受領保險


          給付後,仍得向加害人請求損害賠償。又依保險法第一百三十五條準用第


          一百零三條規定,傷害保險之保險人固不得代位行使被保險人對於加害人


          之損害賠償請求權,惟全民健康保險法第八十二條規定:「保險對象因汽


          車交通事故,經本保險提供醫療給付者,本保險之保險人得向強制汽車責


          任保險之保險人代位請求該項給付。」等語,全民健康保險法為保險法之


          特別法,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全民健康保險法第八十二條應優先


          於保險法第一百三十五條、第一百零三條之規定而為適用;從而全民健康


          保險之被保險人因汽車交通事故,經全民健康保險提供醫療給付者,全民


          健康保險之保險人自得向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之保險人代位請求該項給付;


          而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三十條規定,於該範圍內,加害人或強制汽車


          責任保險之被保險人之損害賠償責任即因而解免,全民健康保險被保險人


          對於加害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亦因而喪失,此有最高法院八十八年台上字


          第三五三號判決意旨參照。故關於全民健康保險之保險人代為支付之醫療


          費用部分,因該部分對於被告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已由全民健康保險之保險


          人代位取得,故參之前揭法條及最高法院判決意旨,原告請求之醫療費用


          關於全民健康保險之保險人已代為支付之十一萬五千二百七十五元部分,


          其損害賠償請求權業已喪失,不應准許。


        因證明書費非屬醫療之必要費用,故原告請求證明書費三千三百五十元部


          分,不應准許。


        因被告○○公司已支付原告醫療費用十二萬零六百九十七元,為原告所不


          爭執,且有被告提出之被證醫療費用收據正本十八張在卷可稽,應認為


          真實。扣除證明書費用之自費(含部分負擔)支出為十萬九千七百十八元


          ,因被告○○公司已支付原告醫療費用十二萬零六百九十七元,此部分被


          告已主張抵銷,抵銷後原告之此部分請求為無理由。


      原告請求將來十年回診支出之醫療費用卅萬元部分:原告主張其因本件事故


        造成身體傷害,終生無法痊癒之情,業據其提出原證十二馬偕紀念醫院(台


        北院區)九十一年十一月二日甲種診斷證明書記載「病人因為顱內出血於八


        十九年六月四日至八十九年七月十日在本院接受腦神經外科治療,後因長期


        臥床發生靜脈拴塞併發症接受內科治療。」原證十九之二00三年三月廿八


        日醫師證明書及暨中譯本影本記載「...此血管栓塞問題是無法治癒的,


        因此她終生都必須服用藥物。...李女士必須定期(每月)前往醫院接受


        醫療照顧及檢查。此外,由於頭部傷害所造成之血管栓塞,李女士必須使用


        輪椅協助移動,並且需要居家服務照顧以協助她日常生活。」應認原告終生


        須每月至醫院門診。原告於七年三月十日出生,至本件事故發生之時(八十


        九年六月四日)為八十二歲二月,依照行政院內政部所發佈之「八十九年台


        北市簡易生命表」,八十二歲女性之平均餘命有八點八五年,應認原告自本


        件事故發生時之餘命為八點八五年,至原告以其父享年九十餘歲其弟目前已


        逾八十其妹年逾七十,而主張將來十年醫療費云云,固具其提出原證十八之


        戶籍謄本上載其父吳王民前廿二年十月廿七日生、於六十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死亡,惟同欄亦記載吳王之妻吳呂伴於五十九年九月十四日死亡,故無從因


        此即認原告有將來十年醫療費用之支出,仍應以一般平均餘命為準。由於原


        告於前項已請求至九十一年三月五月間之門診醫療費用,該部分應予扣除,


        故原告尚得求七年每月一次之門診醫療費。依原證一之醫療費用收據觀之,


        每月門診自費金額及部分負擔額合計約為四百五十元(每年五千四百元),


        將來回診醫療費用為三萬七千八百元,依霍夫曼式計算法扣除中間利息後,


        則為三萬三千一百廿一元(1000000除以6133601=5400除以x,x=33121)


        ,故原告請求之將來回診醫療費用三萬三千一百廿一元部分為有理由。


    (二)生活上增加之其他費用


      看護費用部分:依前揭原證十二、原證十九,可知原告有請人看護之必要。


        原告住院期間至八十九年八月十九日止之看護費用十萬六千元,被告○○公


        司業已如數給付賠償,為原告所不爭執,且有被告提出被證四之看護費收據


        正本七紙附卷足憑,應認為真實,故該部分應予扣除。依被證四之看護費收


        據觀之,每日為二千元,而原告請求每月三萬五千元之看費用(每年四十二


        萬元),尚屬合理。故原告請求八年七月又廿日之看護費用,即三百六十二


        萬八千三百卅四元,依霍夫曼式計算法扣除中間利息後,則為二百八十八萬


        七千二百廿四元(1000000除以6874342=420000除以x,x=2887224),故


        於二百八十八萬七千二百廿四元部分,應屬可採。原告主張原告在家生活起


        居雖皆由其子女負起照顧責任,因親屬受傷,而由親屬代為照顧被上訴人之


        起居,固係基於親情,但親屬看護所付出之勞力,並非不能評價為金錢,只


        因兩者身分關係密切而免除支付義務,此種親屬基於身分關係之恩惠,自不


        能加惠於加害人即上訴人,故由親屬看護時,雖無現實看護費之支付,但應


        衡量及比照僱用職業護士看護情形,認被害人即被上訴人受有相當於看護費


        之損害,得向上訴人請求賠償,乃現今實務上所採之見解,亦較符公平正義


        原則,最高法院八十八年台上字第一八二七號判決參照,被告所辯原告無具


        體之支出云云,尚無從因此免除被告之賠償義務。


      交通費及停車費五萬八千八百元:原告請求支出醫院停車費八百元部分,有


        被告提出之被證五統一發票在卷可稽,應認為真實。又原告請求往返醫院就


        診廿五次之交通費用計一萬元,以及每月一次每次四百元,計十年間之交通


        費用計四萬八千元部分,為被告所否認,而原告僅提出原證五車資為四百元


        之計程車收據影本一紙為證,尚難認為即為往返台北馬偕醫院之車資,故其


        此部分請求不能證明,不應准許。


      復健器材五千元部分:被告已表示原則上不爭執(九十二年二月十九日調查


        筆錄),並有原告提出之原證估價單影本為證,應予准許。


   (三)喪失勞動能力損害:原告主張其雖已八十高齡,但負責擔任孫兒保母而具有勞


     動能力,保母費每月二萬元,十年之工作損失為共二百四十萬元等情,故據其


     出原證盛林桂九十二年三月廿七日出具之字據,內容為「本人盛○○為李○


     ○女士鄰居,李○○女士於八十九年六月四日因搭乘○○客運三十路公車


     而不幸跌落車外受傷。在未受傷住院之前,李○○女士確實在上班時間負責</span

陳麗雯律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